公告:本站视频均为在线播放,并支持手机播放!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sks4.com 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字数:12220


  女厕所外,赵迎新点起一根烟,不紧不慢的抽了起来,烟还没有抽完,一个长相妩媚,身材高挑的美妇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少妇一身灰色西服,内穿白色衬衫;下身灰色套裙,配上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一身工作装打扮。显然是下班后收到到赵迎新的电话,就急匆匆的赶来,连工作服也没来的及换。

  「骚货,待会儿操你的时候给我好好表现,别的都不用管,只管给我发骚就行,越骚越好,就像上次在颖奴旁边操你那样,知道吗?」说完,也不管少妇的怎么想,将手中抽了一半的烟随手扔掉,从男女厕所中间的杂物间中拿出一个写着「正在维修」的防护栏放在女厕所前,便拉着少妇的胳膊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女厕所并关上了厕所的大门。

  厕所隔间内,李晓蕾正岔开大腿,用力的抠挖着自己的骚穴,忽然听到洗手间的门打开了,一直凌乱的的脚步声传来。有人来了,李晓蕾一个激灵,停下了正在小逼里抽插的手指,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声音,想等人上完厕所。可是隔间外的脚步声却时断时续,同时伴随着隔间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这是在干嘛,打扫厕所吗?听声音也不像啊,再说这个点应该也不是打扫的点呀。隔间外脚步声越来越近,李晓蕾顾不得多想,小心翼翼的把腿抬了起来,抬到半空,防止外面的人从隔间门的底部看到自己的脚。当然,站在隔间门外的人是看不到里面的,毕竟隔间门与地面间的距离很少,除非她脸贴着地,但这样也才只能看到上厕所的人的脚,往上根本就看不到。但谁让李晓蕾现在「做贼心虚「呢,自己在厕所的分开大腿,露着骚逼和奶子,一副欠操的淫贱模样让她下意识的不想让人有一丝可能看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点部位。

  不过,下一时间李晓蕾就会为自己下意识的举动感到庆幸。隔间外的脚步声最后停留在自己门前。有人从外面推了推门,门是反锁的当然推不动,门外的人又试着加了把劲,依然没有推开。李晓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考虑要不要出声告诉门外的人这个隔间里有人,让她去别的。还没开口,门外的人似乎后退了一步,「里面没人,可能是门又坏了」过了几秒钟,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了起来。
  「操,这个隔间的破门怎么三天两头坏。」紧接着,李晓蕾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怎么女厕所会有男人进来?」李晓蕾一开始有些疑惑,但很快,她那被丈夫,家人夸耀的聪明的大脑就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是一对男女趁着下班的时间来厕所干那种事。决定来酒店工作学习之前,在网上收集一些相关知识时,看到有些网友爆料说在酒店碰到过这种香艳色情的事情,当时韩博在旁边还有些担心。当然,并不是担心自己出轨或者被潜规则之类,毕竟自己和韩博多年相恋,感情好的让旁人羡慕,而且凭自己家现在的财富地位也不可能会因一个工作而被酒店领导之类的潜规则。韩博担心的是万一真的碰到身边的同事有这种事情,而且又被发现爆料出来,身为同事,在酒店与其一同工作的自己可能也会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毕竟随着网络的发展,人们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要对如此海量的信息进行处理有些太过困难,为了简单化,许多人喜欢在心里给某一类人和事打上标签,并带着这个标签来看待这一类人和事,而不是具体的看待每个人的不同。不过网上这类信息毕竟很少,而且真真假假也没证据,谁知道爆料的人是真碰到过还在在编故事满足自己的意淫。再加上韩博私底下也了解过这家酒店,身为楠山区最豪华的,在整个深圳也属前列的五星级酒店,经营还是很正规的,近年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风声传出,所以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碰到了这种刺激的事情。

  想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李晓蕾也想通了刚才的事情,刚刚明明就是这一对「奸夫淫妇」在检查厕所有没有人,而且没有推开门,那个女的肯定是趴在地上朝里看了,没有看到自己的脚才会说厕所没有人,幸好自己把腿翘了起来,也幸亏他们以为这个门是坏的而不是里面有人才打不开,否则场景恐怕会十分难堪。
  「这个门坏了就到旁边这间吗,反正没什么区别的」妩媚的女声再次响起,带着说不出的一股风骚。

  「里面这间最大,操你更能放的开,操,居然打不开」男人爆粗口到,「妈的,这间也行,老子就在这操死你这个骚逼」

  听着男人那粗俗下流的话语,李晓蕾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中午在餐厅勾搭挑逗自己的那个叫赵迎新的男人吗,中午的时候就是这样粗话骚话不断撩拨自己,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只能跑到厕所里用手解决。没想到他倒好,转身就把一个女人给弄到女厕所里来操,果然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流氓。不过,说不定是花钱找的妓女呢,毕竟小颖说他和他女朋友早就分手了,其他无论单身的女孩还是良家妇女想来都不可能这么下贱,让他在厕所里这么侮辱操干吧。日后,当李晓蕾在厕所里被赵迎新三洞齐开,干的嗷嗷直叫,调教的服服帖帖的时候才明白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女人,无论是清纯学生,还是端庄人妻,只要被大鸡巴征服了,那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厕所里都只能是人家玩弄操干的对象。

  隔壁的隔间门被拉开,凌乱的脚步声和啧啧的亲嘴声一同传了过来。准备挨操的少妇看着旁边李晓蕾所在的隔间,心里泛起异样的快感。几个月前,也是在这个地方,也是有个清纯的小女孩在那个隔间里偷听,那次主人的大鸡巴比平时更加粗长有力,干了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操的死去活来。以至于第二天都没法去上班,只能请假休息在家。不过那之后没多久,在主人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新来不久的叫小颖的前台服务员跪在主人的身前含着主人那根硕大无比的鸡巴,然后再和自己一起被主人干的浪叫不止,淫水直喷。只是从那之后,自己就再没有被主人干的那么狠了,这次不知道又是那个女人被主人看上了,刺激的主人又这么狂暴的在自己身上发泄。不过,无论是谁那也不关自己的事,只要知道自己又能享受到那天那么疯狂快乐的刺激就行。

  身后赵迎新粗暴的解开少妇胸前的衣扣,毫不怜惜捏把那两只奶子捏成各种形状,还时不时扯着那两粒葡萄把奶子拉的的很长。

  「啊,啊,奶子要被扯坏了,轻点,轻点啊,奶头都要扯掉了」

  「骚逼,每次玩你奶子都这么容易发骚,底下都湿成什么样了,转过去,趴马桶上,撅起屁股来,把内裤脱了,把裙子撩起来,快点,老子今天非要操死你。」说完「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少妇的白臀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随后一件风骚的火红小内裤掉在地上,显然,旁边的少妇已经做好挨操的准备了。赵迎新双手抓着少妇的臀瓣,黝黑粗长的大鸡巴随着身体的前挺,猛的插进了那湿透了的骚穴中。「啊,唔」一声高亢的呻吟还没完全脱出口就被捂住,显然,眼前的少妇有着丰富的挨操经验,知道身后这个男人大鸡巴的威力,及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否则,那叫声说不定就传出门外了。

  赵迎新挺着自己硕大的鸡巴,也不用什么技巧,只是凶狠的在骚穴中全力抽插,一下又一下,操的是如此用力,撞的身下少妇的白臀通红一片,啪啪啪的直响。厕所内,风骚的人妻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红唇防止发出高亢忘情的呻吟,另一只手按在马桶上撑着自己的身体,上身前倾,两腿分开,屁股随着鸡巴的插入而前后摇动。这种姿势被操很是辛苦,身体被身后的大鸡巴干的往前一顶一顶的,穿着高跟鞋的美脚的脚后跟也随着操干一起一落,撞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随着身后赵迎新愈发凶猛的抽插,少妇终于无法只用一只手撑住晃动的身体了,捂着嘴唇的另一只手也放了下来用力的按在马桶盖上,而被压抑许久的呻吟声再也压制不住了。

  「啊哦,啊哦,好大,太大了,操死我了,要把骚货操死啦」

  「啪」的一声,巴掌拍在肥臀上,「骚逼,叫的小点声,你想把人都喊过来看你发骚吗」

  「呜呜」仿佛被赵迎新的话吓到,少妇用力的咬紧牙关,骚浪的呻吟变成低咽的呜呜声

  啪啪的撞击声,高跟鞋跟碰地的哒哒声,男人的辱骂声,女人的呻吟声交织成一首催情的旋律,不由分说的传入到隔壁李晓蕾的耳中,把李晓蕾撩拨的面红耳赤,心头发热,已经略有冷却的情欲再次变得高涨起来。

  听着旁边操逼的声音听的入迷了,直到酸痛发胀的感觉从双腿处传来,李晓蕾才看到自己此时的姿势有多风骚,刚刚为了避免被人从外面看到,把脚翘在了半空中,此时自己两条大腿伸向左右,小骚穴开口朝着半空,好似在等着一根大鸡巴插入。

  「天啊,自己这姿势好下贱呀,这么翘着也好累人呀」

  可是李晓蕾也不敢把脚放下,一旦放下,旁边隔间的人仔细一扫就能看到自己的脚了,一旦被发现,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搞不好自己也会像旁边的那个妓女一样被赵迎新那个流氓按在马桶上操。扫了扫隔间,李晓蕾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出了办法。先小心翼翼的脱下自己的高跟鞋,用一只手拎着,再把自己的双腿用力的分开,一边一个顶在隔断门的两边,这样子既能大大的省力,又能用另一只空闲的手轻易的插进自己的小穴,可谓一举两得。

  「啊,干死我了,骚逼要被干破了」

  赵迎新的鸡巴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不停的插进抽出。把身下的少妇干的娇喘连连,刚刚害怕被人听到而用力压下去的呻吟再次高了起来。

  「赵迎新这么能干,能把一个妓女操成这样?」李晓蕾心中有种说不出异样感。听着这浪叫声,不由的幻想现在在隔壁被赵迎新干的是自己,自己被操的连连呻吟。明知道这种幻想不好,自己一个良家人妻幻想被丈夫之外的鸡巴插是多么不道德的事,可自己的手指却仿佛不受控制般停不下来。

  「唔….好大,好深,我不行了,啊…啊哈」

  「你看你这骚样,在厕所都这么骚,简直就是一个公测,要不把酒店的男人都叫来吧,一起上你这个公共厕所吧」

  「啊啊啊啊,不要,」少妇被插的失去理智了,在厕所里大声的浪叫「不要停….再快些啊,操死我吧,所有人一起啦吧,啊,操死我这个公共厕所吧。」
  「好….那就操死你这个骚逼」赵迎新感受到身下的少妇快要高潮了,便开始疯狂的冲刺起来。

  突然之间,少妇发出一声悲鸣,美腿一下子绷得笔直,脚趾用力的扒着高跟鞋的鞋面,花心喷出许多淫液,打在赵迎新的鸡巴上。

  碰撞交合的声音停了下来,只剩大口的喘息声。李晓蕾贝齿咬住自己的嘴唇,手指的抽插也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等旁边两个人收拾好离开。可事情的发展跟李晓蕾想的完全不一样,静了几分钟,旁边的两个人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是又开始操弄了起来。

  或许是刚刚发泄了一番,这一次没有像刚刚那样迅猛的插入,而是不紧不慢的来回刺激骚穴里的敏感部位。同时双手也在少妇身上到处游走。被赵迎新高超的手法挑逗这,刚刚泄身的少妇再一次呻吟起来。

  「葛秋予,你这个骚货,下班不回家,跑这里挨操,你老公知道吗?」
  「哦…,哈,他才不知道呢,他,…啊,他出差去了?」

  「就知道出差,老婆被人操了都不知道,操了你一年多了,你老公一点儿都没发现,活该自己当王八,哈哈」

  「葛秋予,在那边挨操的人是葛秋予?」李晓蕾一阵震惊,一直以为在厕所里挨操的是赵迎新花钱请的妓女,没想到却是这么个高质量美人妻。虽然不是特别熟悉,但李晓蕾也认识她,知道她是酒店的领班,和小颖关系也很好。酒店的领班大多都长的很漂亮,新悦酒店作为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它的领班自然也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虽然李晓蕾对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但也不得不承认作为酒店领班的葛秋予长的不比自己差。而且听小颖她们八卦闲聊也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和丈夫很是恩爱,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端庄人妻会在厕所里被赵迎新干的不知羞耻的浪叫泄身,而且听那个流氓的意思已经操了她一年多了,他丈夫和周围的同事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这次碰巧,恐怕还不会有人知道。

  赵迎新一边操干的葛秋予的骚穴,一边口上侮辱着人妻和她丈夫。精神和肉体双重快感让身下的人妻再一次达到了高潮。这次赵迎新也没有控制,让自己的鸡巴在别人妻子里尽情的喷射。

  射精结束后,葛秋予正准备起身收拾一下,却被赵迎新一把按住

  「不用收拾,还早着呢,骚逼干了,屁眼还没干呢」说着把葛秋予的屁股瓣掰开,用手指沾着小穴里的精液插进了她屁眼

  葛秋予一声闷哼,随着手指在屁眼里的进出扩张,骚骚的说道「又要干人家屁眼;上次干完人家小逼接着又干了人家屁眼,弄得人家路都走不了,都没法上班,只能请假在家。当时老公还以为是人家的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吓得差点带自己去医院。幸亏人家糊弄了过去,否则到医院一检查,不就什么都被发现了」
  「发现什么,嘿嘿?」赵迎新淫荡的问道

  「发现什么,发现人家的小逼被人干的红肿不堪,甚至连屁眼都被人干裂了,那时候老公非和人家离婚不可」

  「嘿嘿「赵迎新没有说太多,只是把再次膨胀充血的鸡巴沾着精液慢慢的插进被手指开发过的屁眼,抽动起来。

  一时间,淫靡的声音再次在女厕所里响了起来。

  隔壁李晓蕾此时可谓震惊万分,第一次来厕所自慰就碰到这么刺激劲爆的事情。一对淫男乱女就在自己身边偷情,男的其貌不扬,满口粗话,;女的却是人们眼中的端庄人妻,美丽女神。这种奇异的反差,偷窥的快感,让李晓蕾的情欲炽热高涨。

  「呸,这对狗男女真不要脸,男的就是个流氓,女的也是个骚货,明明结婚了还出来被别人按在厕所里操,操完小逼操屁眼,都要被操成公共厕所了,真是个破鞋,骚货!」

  李晓蕾一边在心里暗暗鄙视,一边却又忍不住幻想自己现在和骚货一样正在厕所里被野男人使劲的干,干完自己的小逼又把自己的屁眼给开苞了。是的,自己的屁眼还是处女地,除了在AV电影里,自己还从没遇到过被人干屁眼的骚货呢。想到这里,李晓蕾的小逼变得愈加瘙痒,手指的抠挖抽插也更加的有力。就在旁边的浪叫越来越响,李晓蕾的快感越积越深之时,李晓蕾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发出了两声震动的声音。

  「恩,刚刚怎么听着有手机的声音,手机响了?赵迎新淫邪的盯着隔壁李晓蕾所在的隔间,一边操着身下的少妇一边故意大声问道。

  葛秋予此时早被操的晕头转向,理智全无,只知道撅着屁股追逐配合身后那根给她带来无限快乐的大鸡巴的,那还听得到手机震动的声音,只是随口回到「哪有你说的声音呀,主人,快来操我吧,啊,用力,用力呀,操死我吧」
  赵迎新也没想此时就把李晓蕾就地正法,也装作听错了的样子继续操干身下人妻的屁眼。

  刚刚手机震动的时候,把李晓蕾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还以为要被发现了。没想到竟然瞒过去了。幸好隔壁两个呻吟的声音够响,也幸好自己的手机微信设置的是震动模式。从刚刚的担惊受怕的心情中脱离出来,李晓蕾才发现自己的三根手指一直没停的在抠挖,突然放松下来,小穴不由的一阵抽搐收紧,淫水一股一股从花心里流了出来,抠的高潮了。

  李晓蕾把自己扣的高潮了,旁边葛秋予也被大鸡巴也干的泄了好几次,可是赵迎新却一点没有疲倦射精的意思,大鸡巴依旧坚硬的如一根铁棒,在葛秋予的小穴和屁眼里随意抽插,把这个人妻少妇干的连连求饶。而李晓蕾也在这淫靡的氛围下又一次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小骚穴里……

  不知过了多久,赵迎新发出一阵低吼,把在屁眼里抽插的鸡巴抽了出来,插进了旁边红肿的骚穴里,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身下少妇的身体里,射了她满满一肚子。此时的葛秋予早已经被干的疲惫不堪,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呓语,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久,葛秋予才从要被干死的感觉中恢复过来了一些。一边收拾着自己,一边假装抱怨

  「每次都干人家都干的这么狠,小穴和屁眼又这么疼,都没法走路了,明天又要请假了」

  「请就请吧,又不是第一次了,谁叫干你的时候你一直在发骚」赵迎新不以为意的回道。

  收拾完自己,整理好衣服,葛秋予推开门看了看四周,然后快步离开。
  「他们终于弄完了」李晓蕾也感觉自己的下一次高潮要到了,准备抠出来后就回家。可没想到,赵迎新从隔间里出来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大摇大摆的站在李晓蕾所在隔间的门前,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大流氓发现自己了?不可能吧」李晓蕾心里想到。
  隔间里,李晓蕾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没人发现,殊不知,自己一开始来厕所自慰就已经暴露在别人眼里,刚刚的那场大战,既是赵迎新为了发泄自己的欲火,也是为了演给她看的。隔间门外,赵迎新此时正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机里的画面赫然就是隔间内李晓蕾那双腿大张的风骚淫荡的模样。赵迎新的手机可以与自己设置的监控相连,刚刚操葛秋予的时候便忍不住打开了手机画面,欣赏着李晓蕾把自己抠出水的骚样。可笑李晓蕾还以为自己是在偷窥,却不知自己也是这场春戏的演员之一。

  赵迎新盯着手机看着隔间内的画面,突然掏出了自己的鸡巴,对着门撒起尿来,一边尿一边低吼道「李晓蕾,你个小骚货,总有一天让你也要在厕所里跪着给老子干,把你干成母狗」

  尿液冲到隔间门的声音和门外男人暗地里对自己的意淫声让李晓蕾一下子到达了高潮,她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当场叫出来。等赵迎新尿完离开,李晓蕾再也压抑不住自己了,低低的呻吟从被内裤堵住的小嘴里传出,而下面,李晓蕾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快感和尿意,淫水混合着尿液一股接着一股的喷在半空,又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大腿上和白屁股上,把自己的套裙都打湿一片。幸亏赵迎新此时离开了厕所,也没有看手机监控,否则看到这么淫贱的画面,赵迎新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冲进去把她给操了。

  高潮之后过了一会儿,李晓蕾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这幅样子,想到自己刚刚的所做所谓,不由的感到一阵羞耻。慌忙从包里掏出纸巾,胡乱的擦拭一番,推开门走出隔间。一出隔间就看到台阶下赵迎新留下的黄色的尿液,腿不由的一阵发软。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厕所。

  偷偷溜出酒店,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经九点多了,「天啊,这岂不是说那两个人一停不停的,干了时接近四个小时?他怎么这么能干。」李晓蕾不由的相信了小颖中午说的话。再看刚刚差点把自己暴露的微信,原来是老公韩博发过来的,和自己想的差不多,还是告诉自己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这几天回不来。看着老公的微信信息,说不失望是假的,毕竟感觉自己很需要男人的爱抚。此外有种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万一自己因为丈夫的这条短信息被旁边那个大流氓发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自己会不会被人强奸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是不是丈夫亲手给自己戴了一个绿帽子。想到这个淫乱的念头,不由的有些痴痴的。

  晚上,李晓蕾回到家,洗漱完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脑子里播放,直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虽然睡了过去,但春梦却一个接一个的上演,梦里自己趴在厕所马桶里,被人从后面用力的猛干,自己努力回头想看看是身后的人是谁,那人的脸却被薄雾挡住,看不清楚是谁,那张脸既像是自己的丈夫又像是赵迎新,在男人的怒吼声中,梦中的自己喷了一地的淫水。早上起床时候,李晓蕾才发现自己刚换的小内裤又被打湿了,甚至连床单都湿了一块。不由的有些脸红,急急忙忙的把湿了的小内裤和床单放进洗衣机里来毁灭证据。去公司的路上,李晓蕾一直在思考自己这几天怎么变得这么敏感,白天自慰高潮了好几次不说,晚上在梦里都能泄身,是自己好久没和丈夫做了吗,还是自己已经到了这如狼似虎的年龄段了?当然李晓蕾并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天里一直被人下了春药,还以为是自己身体的原因,与韩博从相恋到结婚再到生子,李晓蕾一直感觉自己很传统,很贞洁,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这么敏感,内心还是有点羞耻的。

  一路上想着这些事情,李晓蕾显得心不在焉,小颖和她打招呼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

  「晓蕾姐,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姐夫玩的太high了,怎么今天看着无精打采的,
要注意身体呀」

  「去去去,小丫头每天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听了小颖调笑的话,李晓蕾不由的想到昨天淫乱的场景,又立马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左右扫视一下,发现唐雅没有到,不由的问道「小雅是没来吗?怎么没看到她?」

  「恩,好像听说雅姐有点事情要处理,今天换班了」

  忙忙碌碌又是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由于唐雅不在,就和小颖两个人坐在角落里边吃边聊。想起昨天的事,李晓蕾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小颖她们部门引,装作不经意的问起葛秋予的事情。

  「葛姐呀,平时很照顾我们呢,不过今天请假了呢,也没有来,晓蕾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来?」

  「没什么,只是想多认识几个人」李晓蕾随口回到,心里却想着昨天他们说的话,那个赵迎新真的这么厉害,能把人操的下不了床?

  说曹操,曹操就到,心里念叨着赵迎新,赵迎新就径直走来,不客气的坐在她那一桌。「明明这么多空的桌子不坐,非得坐自己这张桌子上,摆明了不安好心。」李晓蕾腹诽道,又有些担心他和昨天中午那样在小颖面前对自己「胡言乱语」。谁知道赵迎新和变了个人似得,说话得体有分寸,时不时的分享一些工作上的经验和趣事,和小颖聊得火热。「昨天中午对自己各种撩拨,晚上又在厕所把个少妇干的走不了路,现在又来装正人君子」李晓蕾自然不会被他这幅样子蒙蔽,她现在还记得昨晚赵迎新在厕所干人妻事的污言秽语和对自己的意淫。有心想打断这个聊天带小颖离开,又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心里正思索这计策,忽然赵迎新把话题转向自己

  「李经理,叫你晓蕾不介意吧,昨天加你微信,怎么没有通过呀,要再加一次吗?」

  「晓蕾也是你叫的,再说你的微信名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起的,怎么可能会加你」李晓蕾心里暗道,面上却不显,说道「昨天事情太多,没注意把」
  「奥,这样啊」赵迎新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晓蕾姐,我有赵经理的微信,微信上把名片给你发过去吧」

  「你有?」李晓蕾震惊的说道,赵迎新的微信名那么不正经,小颖怎么可能加他好友?

  手机提示有新消息,打开一看果然是小颖推荐的微信好友,可名字和图案都很普通,名字只有赵迎新三个汉字,图片也只是常见的风景画。和昨天的截然不同,这怎么回事?

  在两人的催催促下,李晓蕾心不甘情不愿的加了赵迎新的好友,可没想到,刚加上没多久就收到了赵迎新发来的的信息,点开一开竟然是他昨天要加自己的微信名片,名字还是那么的不正经,底下还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李晓蕾这才想明白他两个微信号,加自己的是这个,加小颖她们的是另一个正常的。

  「这什么意思,自己在他眼里是不正经的女人?「李晓蕾有些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没想到赵迎新却毫不在意,反而用侵略的目光审视着自己,反倒是自己有些慌乱的移开了目光。

  此后几天里,赵迎新一边命令小颖偷偷的给李晓蕾添加更大剂量的春药,一边自己在李晓蕾身边频繁的出没,时不时的开一些低俗的玩笑。对付这种所谓气质高贵的美女人妻,赵迎新从来就不会表现的像个谦谦君子似得只会文绉绉的恭维称赞,或者像电视局中的男二号是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在他看来那种美丽高傲的女人从小到大经历了太多别人的宠爱和仰慕,而太容易得到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把它看的太过珍贵,你想通过对她好来得到她的真心和爱意,机会少的可怜,你得到的往往更多的是一张好人卡或是备胎的位置;而相反,如果你粗鲁低俗的对待她,反而更容易征服拥有她们。这是赵迎新在多次实战调教中得出来的经验,不一定是真理,但往往很有效,这次好像也没有例外。

  这几天下来赵迎新发现李晓蕾表面上还是装作反感自己低俗色情的挑逗玩笑,但实际上心里面恐怕也在暗暗期待,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自己每次都是在她独自一人的时候聊骚她,而在她和小颖或者唐雅她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故意冷落不和她搭话反而和小颖唐雅她们热烈聊天,而小颖她们也明白他的意思,自然每次都各种配合。看着李晓蕾从一开始的厌恶到有些不敢相信再到后面有些吃醋的表现,赵迎新感觉这个猎物应该也已经陷入网中了,只等自己什么时候收获了。

  李晓蕾这两天心情有些糟糕,原因自然是与赵迎新有关,那个流氓第一次见面就调戏自己,后面更是在自己身边想苍蝇似得嗡嗡作响,可没想到自从看到小颖和唐雅后,立马转移了目标,理都不理自己,转眼就向她们献殷勤。这什么意思,是自己长的不够好看,还是身材不够好不够吸引人?开什么玩笑,李晓蕾对自己的外貌身材一直很有信心,哪怕有了孩子,自己的身材也没有变形,反而更加性感迷人。以前自己当经理,做老总,以前驰骋商界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名流政要,商界精英惊叹自己的美貌,而现在,居然自己居然被一个色狼给无视?而且小颖她们似乎都被那个流氓蒙蔽了,每次都和他聊得火热,自己想插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一个人在哪里生闷气。私下里和她们隐晦的提了一下赵迎新可能不怀好意,一个两个不知到是没听懂还是不相信,依旧和那个流氓有说有笑。
  这天,唐雅和小颖她们有事,李晓蕾只好一个人去餐厅吃饭,刚坐下就看到赵迎新端着饭坐到自己对面,仿佛又回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赵迎新的话里充满着情欲的挑逗和低俗的暗示。李晓蕾很想质问一下他怎么不去找小颖或者唐雅去献殷勤,反而跑到这里来撩拨自己,还好理智没有完全失去,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听着赵迎新在那里赤裸裸的挑逗和仿佛猴急的表现,李晓蕾这两天糟糕的心情莫名好转起来。「哼,让你前两天装作不理我的样子,现在这样我会理你?做梦!」

  李晓蕾一边毫不搭理赵迎新,装作一副只是低着头吃饭的冷淡的样子;一边又暗暗的听着赵迎新的那些「粗言秽语」,双腿在桌子下夹的紧紧的,一顿饭下来,小内裤似乎都湿了。

  只是下午和小颖聊天的时候有一次「恰巧」碰到了赵迎新,李晓蕾惊讶的发现赵迎新又和以前一样似乎更愿意和小颖聊天而不是搭理自己,好像中午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一切是自己做梦似的。「这怎么回事?」李晓蕾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魅力不够,那就一定有什么原因,想想赵迎新这几天的表现,又想起他和葛秋予的奸情这么久都没人发现,可见他多么的小心谨慎和善于伪装。他不在人前,只是趁自己单独一人的时候来调戏自己肯定是担心被别人发现。毕竟万一被别人他调戏女员工,甚至和有夫之妇通奸,女方固然颜面尽失,他恐怕也难以善了,这份优越的工作肯定也保不住。

  李晓蕾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找了个借口自己单独一人来到餐厅,果然看着赵迎新紧跟着来到自己桌前。「果然,他就是想泡自己又害怕被小颖她们发现,才在她们面前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在自己面前一下子就暴露本性了。」李晓蕾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顺着这个想法想到自己前几天的表现,在看赵迎新现在样子,心里一阵不爽,不爽什么李晓蕾不能完全说上来,只是感觉赵迎新搞得自己心情乱了好几天,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自己要吊着他,但又要他看得见吃不着干着急,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想象着自己的报复计划,李晓蕾心里不由的涌出一阵快感。

  说干就干,李晓蕾立即就展开了行动。首先便是找些借口,这几天怎样尽量单独一个人行动 ,吃饭,「赵迎新胆子那么小,如果和小颖小雅她们一起,肯定没胆量来撩拨自己」李晓蕾心里暗道,「而且,小颖她们都不知道那个流氓的真面目,万一被他甜言蜜语欺骗了就不好了「同时在心里又为自己的接下来的行动找了一个高尚的理由。

  没想到,李晓蕾认为的这个难题却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唐雅和小颖这几天也纷纷有各种事情,一起吃饭闲聊的时间大大减少了,在李晓蕾看来这仿佛是如有天助,对接下来的行动更有信心了。只是李晓蕾并不知道,这哪里是天助,这只是猎人准备收网了而已,而猎物就是网中毫不自知,还以为是猎人而沾沾自喜的自己。

  接下来几天,李晓蕾平时休息或者吃饭的时候都尽量选择一个人待在角落,而这时候赵迎新总会准时的出现的自己旁边说着那些粗俗的话语,自己从一开始的不假辞色,到后面稍稍回他几句话给他点希望吊着他,李晓蕾感觉事情正一步一步的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只是有一点小小的地方超出了自己的计划。

  自从自己装着和他答了几句话后,赵迎新的胆子大了起来,非让自己加他另一个微信号,因为心里想着要给他点希望最后再粉碎他的妄想,只有硬着头皮加了他好友。只是这下子不仅平时碰面的时候对自己淫言乱语的挑逗自己,平时在微信上更是过分,一上来就不仅在语言骚扰自己,还给自己发各种不堪入目图片,其中就有他自己那根坏东西的自拍,说实话第一次看到那根鸡巴的样子,李晓蕾惊住了,他没想到那东西那么长,那么粗,赵迎新仿佛是故意炫耀似得,在旁边放了一根尺子,而他的鸡巴竟然比那根20厘米的刻度尺都要长,简直太吓人了。所以李晓蕾虽然在微信上用大骂来掩饰自己的失态,又删除了他发的那些图片,但却把那张赵迎新鸡巴挺立的图片偷偷的下载下来,保存在了手机的隐私空间里面。而后拿着手机,来到了厕所里面,过了许久才一脸春情的出来。

  李晓蕾觉得可能是自己上次在微信上的严厉警告,赵迎新才没胆量继续在在上面给自己发那些太过露骨的图片。只是现实生活里面,那个流氓却没有只满足遇口头上的骚扰,还趁机对自己动手动脚,比如时不时的借着桌子的掩护碰一下自己的小腿,或者接搭话的机会用手摸自己的胳膊,有一次甚至趁着自己不注意碰了一下自己的奶子,虽然自己立刻推开了他的手,不过那种刺激的仿佛触电的感觉再加上撇到他的那根把裤子顶起来的鸡巴,李晓蕾感觉自己的小穴一下子流出水来了。

  虽然被他碰到过几次,甚至奶子也被摸了一下,但李晓蕾心里依旧对自己的「报复计划「充满着信心,觉得自己能在不让他占更多便宜的情况下一直吊着他然后干净利落的甩了他,完成」打脸报复「的大业。李晓蕾最初并不是一个很自信的人。只是踏入社会以来,在江省也好,去贵省也罢,哪怕随任去南非,她的事业堪称一帆风顺,不是当经理就是做老总,如假包换的「打工女皇帝」;另一方面,在家庭里,韩博虽然在公安系统里一路高升,被称为青年俊杰,但也明白妻子在其他方面的能力远超自己,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决定家庭大事;甚至在床上,李晓蕾也往往以胜者的姿态面对丈夫,这也更加使得韩博面对妻子时有些直不起腰来。经历这些种种,李晓蕾早已变得自信满满。严格来说,是事业上的成功和丈夫平日的信任和伏低的姿态让李晓蕾变得自信甚至自负,从而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握里,不会出错。

  偶尔,李晓蕾也会想起厕所里葛秋予淫荡的表现,有些想不通,在她看来,赵迎新既不高也不帅,还不算太富,追女人的手法也很拙劣,每次都只会像只发情的哈巴狗一样围着女人说些骚话,那个女人平日里看着也是一副气质高雅的样子,怎么会被赵迎新弄到手,还配合他在厕所里干那么淫贱的事,难道真的就是因为那东西大就能干到美女?当然后面李晓蕾亲身验证了这个道理,确实那个东西大就能干的到女人。不过那时的她的表现活脱脱的就是现在她所嘲讽的那个男人的表现:像一直哈巴狗似得围着那根鸡巴发情。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微嗔 金币 +12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