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站视频均为在线播放,并支持手机播放!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sks4.com 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字数:5928


  写在前面:《妻子的欲望》是我在sis上看见的一篇优作,我对优作的要求比较高,人妻文嘛,享受的当然是纯洁人妻逐步堕落的过程,要的是那种欲拒还迎的娇羞,文中女主人公嫣被三个男人轮流中出的自述,不知浪费了我多少纸巾。

  整体的故事剧情和我在《三言二拍》中看过的《蒋兴哥初会珍珠衫》略为相像,男主出差在外,女主在另一个女人的诱惑下与其他男人勾搭成奸,最后回归家庭。不过这种绿帽文,故事的起源和发展都差不太多,结局则一般有两种——女主顺从自己的欲望,完全堕落成人尽可夫的肉便器;或者是悬崖勒马,回归家庭。

  《妻子的欲望》优秀的地方在于对主人公的内心细腻的描写,以及对一些细节的描写,主要体现在通过龙小骑的照片来描述嫣和佟的做爱场景,写这种盗摄情节的作者往往忽视了一个问题——照片作为记录的载体,它的表现力和内容都是有限的,有些作者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通过照片把两个人的做爱场景描写得细致入微,如同身临其境一般,这样用来做手枪文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仔细一想并不合理,也就失去了黄文最重要的体验——代入感。当然,在我看来,这篇作品也还有它自己不够过瘾的地方——这也就是我着手写续作的原因,看的时候我个人觉得嫣的床戏不够充足,大部分都是与佟的单人solo,很多也都只是单纯的做爱,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开发出口交,也许是为了守住嫣的底线吧。当然也因为我是将这篇作品作为绿帽文来看的,个人感觉中间穿插的梁言和苏晴的床戏,包括最后一王二后的大被同眠,都不如嫣的经历能刺激到我。所以我接着文章的结尾来续写,一来填补一些我认为的一些疑点,二来则给本篇作品一个我设想的结局。初写色文,狗尾续貂,各位看官见笑。


  第32章

  季然在被带往警局的路上一言不发,在审讯时也对自己蓄意杀人的罪行供认不讳,当然,这些都是之后黎开告诉我的。他告诉我死者是佟的时候,我的内心居然并没有多少复仇的快感。对季然的愧疚和对整件事情的疑惑让我的精神有点恍惚。

  「梁医生,哎,梁医生!」黎开拍我肩膀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既然佟老板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就不要在继续追究下去了,好吗?」

  我一愣神:「好。」

  「答应我梁医生,不要再追究了,」黎开叼上一支烟,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毕竟你是有家庭的人,你做出任何行为之前,都先想想你的妻子,你的女儿。」

  烟雾后面的黎开眯着眼睛看着我,一种奇怪的情绪伴随着烟草透过呼吸道进入我的血液。

  那是威胁和阴谋的味道。

  黎开在威胁我。

  开车载着嫣回家的路上我一路沉默不语,一直在脑海中整理着事件来龙去脉,从我发现妻子的异常,到龙小骑的视频,到嫣自我告白的录音,到最近一次嫣与佟的苟合,这中间的一切一定缺少了某个重要的环节,一定有某个重要的细节被我忽视了。

  「哎!小心!」嫣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一辆电瓶车从我的车前驶过,我猛的踩了一脚刹车,「看着点路。」嫣的语气里带着些嗔怪。

  是黎开。

  这个重要的环节正是这个奇怪的警察——黎开。

  苏晴明显和黎开认识,可是为什么却要装作是第一次见面?黎开为什么看过视频后问我会不会起诉佟?而在佟被撞死之前,他给嫣打的那通电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就这样一路走着神开到了家,在地下停车场停好了车,却没有下车的意思。
  我突然扭头看着嫣的脸,她还是那么的美丽,娇弱,无助又无辜。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在除了自己丈夫意外的男人身下声音娇喘连连,香汗淋漓,我发现我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她。

  嫣,我梁言要搞清楚,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你没事吧,」嫣说,「一路上没精打采的,是不是因为季然那孩子?你这个样子让我感觉很害怕……」

  我侧过身,吻上了嫣的脖颈,嫣不爱用香水,脖子上只有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你干嘛……」我吻上了她的嘴,手一边撩起了她的连衣裙,「不要在这里,回家……」嫣推开我的脸,连衣裙却被被我卷至小腹,我看到黑色裤袜下朦胧的白色棉质内裤。她伸手想把裙子按下,却又被我拉下了连衣裙的肩带,露出了无肩带内衣的黑色罩杯。我厌倦了这样的声东击西,翻身到副驾驶,跨坐在她的身上,「你好重,我们回家,回家好不好……」要是在平常,我根本无法拒绝她这样娇弱的请求,但是今天我却仿佛是没听见一样,伸手把副驾驶的座位打下。嫣的手腕很细,我一手把她的手交叉举过她的头顶,舔舐着她向我暴露出来的腋下,一手把她的连裤袜褪到膝盖,我的手伸进她的内裤,她的两片阴唇之间已经有些潮湿。我凑到她的耳边说:「你有感觉了,就像昨天晚上一样。」嫣娇哼了一声,身体挣扎了一下,但这样无力的挣扎已经不是反抗,而是苛求,她渴求有人能填满自己,无论是我,还是佟,还是别的男人。

  这就是嫣,这就是我的妻子,端庄起来像圣人,欲望来了像一头发情的雌兽,浑身上下散发著淫秽的气息。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对吧,你这个淫荡的女人,在停车库,在公共场所,冒着被别人发现的风险做爱让你感觉很刺激对吧,你的那个佟老板,有没有这样玩弄过你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掏出自己的阴茎,插入的过程毫不费力,因为我感觉我的龟头是被她湿润的阴唇一点点吸进去的,嫣白嫩的脸蛋泛起了潮红,双手也不用我按住了,因为她已经主动攀上了我的背部,像是要找到一个支点一样攀附着。我的每一次抽插都全根没入,每一次完全插入的时候,龟头都会轻触到一块软绵绵的肉——那是嫣的子宫口。嫣伴随着我抽插的节骤呻吟叫喊着。

  「老公……啊……老公…………」

  我不知道嫣的叫喊是出于本能还是理智,如果是换了佟来,她也一样这么叫吗?

  我越想越恨,动作也慢了下来。

  突然我感觉有东西在碰我的阴茎,低头一看,是嫣抓着我的男根往自己的洞里塞,我把嫣的手挪到她的阴蒂上,她居然一边享受着我的抽插,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阴蒂自慰了起来。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很快就达到了快感的巅峰,泄在了嫣的体内,我在嫣的身上等着阴茎变小,被挤出,然后抽出已经软塌的阴茎,翻身回了驾驶位。
  我看着嫣狼狈的用纸巾擦拭一团泥泞的下体,慌张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你先上去吧,我还有点事。」

  嫣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却没有再问。「早点回来,」她下车的时候说,「我在家做好饭等你。」

  嫣走了没多远,我听到她的手机铃声响了,隔着单向玻璃我看到她接电话的时候向车内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有点慌张。

  谁的电话?

  谁的电话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

  我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贺伟,对,是我,梁言。」

  第33章

  「老梁,」贺伟一面用工具摆弄着佟家大门的锁眼,一面扭头对我说,「佟不是已经……你这样做还有必要吗?」

  「你专心点,一会儿别人下来看见。」我说,「我有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
  于是贺伟不再多嘴,一支烟的功夫,伴随着清脆的啪嗒声,佟家的大门打开了。

  「梁哥,我先走了,有事儿再联系。」贺伟把工具装进背包。

  我走进了佟的家,这个他与我妻子偷情做爱的地方。佟家的装修风格是土包子最爱的豪华欧式风格,和我家的简中风格完全不同,那张有着古典式靠背的大床就放在客厅,就是在这张大床上,我的嫣失去了自己的贞洁,而后又有用各种下流的姿势去迎合取悦那个光头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又多少次的被送上肉体的高潮,也许在那张床单上,还有嫣流下的淫液,当然,还有娜,说不定还有苏晴。
  我不敢,也不能去细想,我要尽快办好要做的事情——找到那几段视频,里面一定有黎开参与的线索。

  龙小骑的视频已经被我毁掉,现如今有视频备份的,只有佟了。我走进佟的房间打开他的电脑,顺利开机,很好;没设置开机密码,很好;只有几个文件夹,很好。

  一切都很顺利。

  文件夹按照各个女人的名字分类,看数量大概有十几位,娜与苏晴当然也赫然在列,我很快找到了名字是嫣的文件夹,点开之后里面是三段视频,有一段我已经看过,那是我痛苦的经历,也是一切的开端,我点开第二段,第二段的内容很短,拍摄的效果也很差,看样子是手持DV拍摄的,全程就是嫣捂着脸被佟抽插,一头长发披散在我们家的床上,然后就是嫣的呻吟和佟的喘息,估计是多次两人多次交媾中的一次。

  没有黎开的信息。

  第三段视频的大小和前两段的差的多,甚至比第一段还要大的多。我颤抖着手,点开了第三段视频。

  视频明显的经过剪辑,看视角和画面质量,应该是和第一段视频同一个摄像机拍摄的,一开始就是佟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客厅当中有三男三女,娜也在其中。三个女人全部都一丝不挂,男人则穿着衣服,光头大肚子的是佟,另外有个年纪稍大的不认识,还有一个是…….

  黎开!

  「果然有你!」我咬着牙说。

  尽管有嫣的录音在前,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还是让我愤怒而震惊。

  「吴处长,」是佟在叫那个老头,「这次给您准备的东西,绝对优质!包您满意!」

  「小佟啊,」那个处长说话了,「老吴我也年纪大了,上上手就行了嘛!再好的东西,到时候怕是我愿意,我下面的东西也起不来咯!」周围的三个女人就开始一阵浪笑,两堆乳房也随着笑声颤动着。

  「佟总啊,这要人家不乐意的话,不会生出什么枝节吧,咱们吴处长可是……」说话的是黎开。

  「放心,」佟一面给吴处长陪着笑,一面对黎开说,「黎警官又不是没见过我的手段,保管叫她贞洁烈妇也变了淫娃!」

  「就是就是,」娜也在一旁说,「您别看这个妹妹照片上多么的贤良淑德,被我们佟总弄得呀,每次还没开操,淫水都从逼缝流到大腿根了!」娜一面说着一面在自己身上比划,「你看,我就不能说,一说啊,我自己都来了!」

  「官商勾结,狼狈为奸!」我攥紧了拳头,今天我梁言要把你们连根拔起!
  紧接着是门铃的声音。

  「快快,人到了。」佟起身去开门,「黎警官,带着吴处长先藏好!」
  黎开和吴处长在画面中消失,估计是躲进了房间。

  「来吧,别紧张嘛,又不是第一次了。」

  伴随着佟的声音嫣在镜头中出现,化了淡妆,穿的是她最喜欢的露肩连衣长裙,我还记得她挑这件衣服的时候,穿上从试衣间出来看着我就笑,露出细小结白的牙齿,一想到她居然如此为了佟精心打扮自己,我的内心就一阵抽搐。嫣看着眼前的佟和三个赤裸的女人,表情就像掉入猎人陷阱的惊慌小鹿。

  「不……你们……我不要…….不要这样…..」嫣转身想走。却被佟拉住,佟贴在嫣的耳边说了点什么,嫣的身体马上就软了,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佟。
  佟没有给嫣思考的时间,很快,嫣最爱的裙子被随意揉成一团丢在沙发上,接着是胸罩,接着是内裤。嫣的脸很快红了,我分辨不出那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兴奋。佟给娜带上了项圈,娜马上就像一条卑贱的母狗一样趴在了地上,另一个女人则牵着娜到处爬,还用鞭子抽打娜的臀部。而这一切佟都让嫣坐在沙发上看着。

  他在击溃嫣的心理。

  他成功了。他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两条假阳具让两个女人穿上,招呼其中一个开始给嫣口交,她的舌头在嫣的两边阴唇间扫动着,我不曾给嫣口交过,不是因为我不想,是因为我觉得我如此端庄的妻子是无法接受这样淫秽的体位的,很明显,这种未知的体验很快给嫣带来了快感,因为我看到摄像头下嫣的乳头开始膨大,挺立,而佟就在一边,看着嫣的肉体发生的变化。过了一会儿,佟笑着说:「你们看,我们的女王想要了,她想要,就给她吧。」于是那个女人开始用假阳具抽插嫣,佟则在一边像把玩一件艺术品一样把玩着嫣的肉体。而在这所有的过程中,嫣没有任何的反抗。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嫣的声音。

  「我不想这样…….你让我回去吧…….求你了」

  佟则笑着说:「你不想看?好,那就不让你看。」

  知道要发生什么的我心头一紧。

  他给嫣带上了眼罩,招了招手,吴处长和黎开赤身裸体的走了过来,两个人都轻手轻脚的,因为怕发出声音,样子活像个滑稽的小丑,但是我却笑不出来。
  接下来的内容是剪切的另一段视频,我猜测,是佟用手持DV拍摄的。因为嫣离镜头很近。

  嫣的乳房在吴处长的手中变化出各种形状,就像他是在揉捏一团白色的面团,佟还调整镜头,给嫣粉红色挺立的乳头来了张特写,很快镜头里出现两根手指,揉捏着这颗乳头,佟这时调整镜头,嫣只是娇哼了一下,扭动了下身体,却并没有反抗。吴处长一手揉捏着乳头,一手拍打着嫣的大腿和臀部,我就这样看着嫣的皮肤一点点变红,身体一步步沉沦。

  接着吴处长的一只中指插进了嫣的肉缝,也许是因为之前被假阴茎抽插过,嫣的下面经过了湿润,吴处长的手指插进去时嫣应该不会疼。

  我不禁觉得自己可笑,我的老婆正在视频里一脸意乱情迷的被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指奸,我居然在想我的老婆疼不疼。

  这时摄像机变了个位置,正对嫣的阴唇,应该是佟吧DV交给了吴处长,嫣的阴唇一下子占据了整块屏幕,我看着吴处长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嫣的大阴唇,嫣娇嫩的小阴唇则在中指的抽插下翻进翻出,粉色的阴蒂充血膨大,沾着亮晶晶的淫液,娇嫩欲滴。镜头越来越近,我觉得吴处长要不是怕惊醒了嫣,估计都能把嘴凑上去了。佟的DV质量很好,画面非常清晰,甚至能看到嫣阴毛上的汗珠。
  听嫣的自述是一回事,像这样实际看见又是一回事,我觉得我的心在被凌迟。
  吴处长可能觉得嫣的反应不够大,索性将食指也插了进去,两只手指在嫣的阴道里寻找着G点,嫣的淫水开始不断的溢出,甚至顺着屁眼流到了沙发上,嫣的小屁眼也在淫水的刺激下一张一合,吴处长的沾了点淫水,手指刚凑到嫣的屁眼,却被另一只手拦住了,应该是佟的——他怕嫣痛的摘下眼罩,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手指抽出,镜头拉远。

  也许是因为羞耻,也许是因为不满足,嫣在被指奸到高潮后,居然把腿交叉了起来,这姿势,就像她还穿着衣服,在咖啡厅优雅的喝着咖啡。

  吴处长低头,手中的镜头也移到了自己的阴茎,他衰老干瘪的阴茎在此刻居然膨大了起来,他抬起镜头,我看见佟分开了嫣的双腿,对吴处长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镜头移近。

  佟趴在嫣的耳边轻轻的说:「你把它送进去,你自己把它送进去。」我看见嫣的身体一阵微微的颤抖,乳肉跳动了几下。接着吴处长把DV对着下面,画面中,他的阴茎在嫣淫水泛滥的阴唇外摩擦着,这时,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握住了他的阴茎,渴求的往自己体内塞着。

  吴处长抬起手中的DV,DV伴随着他的抽插不断的抖动,但还是能看到,娜在嫣的身体上玩弄着,亲吻着。黎开和佟用自己的阴茎在嫣的身体上摩擦着,满屏幕都是淫靡的肉味。

  不一会儿了DV开始剧烈的抖动,吴处长可能是射了,接着他把DV交给黎开,接着是佟,接着又是吴处长,我拖动进度条,看着三个人相互接力,居然做到了日出。

  最后一个镜头,精液从嫣的下面泊泊流出,溢到了沙发上,和一滩淫水混合在一起,粘在嫣阴毛上的精液已经有些干了,阴毛有些打绺,乳房上全部都是红红的牙印,也不知道是谁的。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将视频拷贝出来,我要用这个作为扳倒黎开和那个吴处长的证据。

  突然我的电话铃声响了。

  「喂,梁医生。还记得我吗?」

  不可能!这个声音是!

  是佟的声音。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色城魏平帝冉闵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