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站视频均为在线播放,并支持手机播放!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sks4.com 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字数:10470

                  第四十六章:淫辱周美凤

  此时周美凤从房间里拿出一根硕大的假阴茎,打开了开关准备继续挑逗孟琳。孟琳脸一红,身子突然间侧向一边去了。

  「孟琳,你没试过这么大的家伙吧,很爽的,我保证你试过之后就会迷恋这种感觉!」周美凤略带挑逗的说着。

  「周姐,不要了,我不喜欢这样,这样对不起我老公……」孟琳低声说道。
  「对不起?你别开玩笑了好吗?孟琳,你难道不知道廖峰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吗?」周美凤继续说着。

  「他爱我!」孟琳无力的反驳。

  周美凤问道「那你爱他吗?」

  孟琳简短的回答「当然」

  周美凤指着手里的大阳具说:「这只不过是只假阳具,满足女人自己的性欲而已,你连这样的权利也不给自己吗?」

  孟琳沉默片刻,而此时身上的欲火已经被此刻异常的冷静压制住了,她一面起身整理衣服一面说着:「我不需要!」

  「女人就应该让自己快乐,而不是作为男人的附庸。你是独立的你也有爱美之心,既然廖峰可以一个人爱那么多人,他可以那么开心,为什么你不行?为什么男人可以在外面沾花惹草,而女人必须在家里遵守妇道?你压抑自己何必呢,你的男人在外面彩旗飘飘,你不阻止他就算了,你还如此压抑自己,你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中?」周美凤说着越来越气。

  「没有周姐,我爱廖峰,我要我和他的婚姻完整完美,我不能允许自己有别的任何的想法!」孟琳回道。

  「你和他的婚姻完美吗?」周美凤奇怪的问道。

  「他还要和我生二胎呢,我爱他,他也爱我,这就足够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别人能比他更能给我温暖,我很知足了周姐!」孟琳说着说着,居然有些动容。

  「你信不信任何一个女人他都敢上?你为什么容忍这样的渣男?」周美凤气急败坏。

  「我只知道他爱我,我爱他!」孟琳说着。

  「你信不信我给他打电话,他立马会过来?你信不信我脱掉衣服,他会立马和我做爱?」周美凤说道。

  孟琳沉默了,她眼含热泪,闭口不言。

  「喂,廖峰,晚上来我家吃饭啊,孟琳也在呢,好久没聚聚了……」一段寒暄之后,几乎都是周美凤在说,眼带媚嘴带笑。而孟琳则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孟琳,你太看得起廖峰了,他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你真的把他太当回事,你早晚要吃亏!女人要想得开,打破禁锢,想怎么玩怎么玩,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玩物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当你把男人控制在指掌之间,你才会发现一切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而男人也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都是一群用下体思考的动物,拿捏住他们真的太容易了。这种成就感外人看起来不懂,当你真的体会到了,你会上瘾!如果你愿意学,今天姐姐教你,你不用感觉到难为情,日后你会感谢我的。今天晚上借你的男人用用!」说着,周美凤搂着孟琳,一行热泪从孟琳的眼角滑落,不知道是因为欣喜,还是悲伤!

  过了一会儿,周美凤开始起身准备红酒,准备了一些牛排,水果沙拉和一些意大利面。而孟琳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脑海一片空白,她几乎已经习惯了廖峰和别人性交的样子,甚至可以想象自己眼前穿着性感的周美凤被廖峰爆操的样子,以至于她高潮迭起,面容潮红头发散乱的样子。孟琳似乎感受不到一丝不快,而是对于这种情景有一种莫名的期待,但是却带着淡淡的哀伤,细品起来却不知道哀伤在哪里。

  其实周美凤和孟琳说的话孟琳都听进去了,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廖峰的附庸,徒有虚表,她知道自己是悲哀的,但是在传统婚姻观中,女人几乎没有对婚姻的主导权,男人只要要你,你就只能继续维持这个婚姻,如果你离婚,那么背负骂名的只有女人,似乎对于男人来说,这种道德束缚更加让自己能够肆无忌惮的在外面处处留情。

  孟琳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廖峰,为什么对于周美凤的词语没有些许的威胁感?还是自己对于廖峰还是有着不容置喙的信赖。女人是玩物,没错,对于廖峰而言也是这样,只有妻子才是真正让自己相守一生的人,孟琳如此这般的安慰自己,似乎舒口气,心理的障碍感轻多了。

  「紧张吗?」周美凤问孟琳。

  对于这个威胁着自己的女人,孟琳突生一种距离感,似乎无法料到周美凤会这样直接的对自己。这是一场阴谋,还是一个朋友的成全孟琳不得而知。她不知道怎样回答,就像她不知道一会儿廖峰来了,自己该躲在房间里,还是应该在餐桌上。

  「要不我还是走吧,你和我老公单独谈!」孟琳突然间懦弱下来了。

  「你不是要完美婚姻吗?你能不能接受你的男人在你面前和别的女人做爱?能不能?」周美凤斥责道。

  「我已经有了完美婚姻,我老公只要爱我就好,我不在意……」孟琳还没说完,周美凤突然间打断道:「你不在意,那么你就在这个桌子上看着,看着你老公的所作所为,你就知道你到底在不在意了!」

  莫得,孟琳噙满眼泪的眼睛模糊了,啪嗒啪嗒的眼泪往下掉,她不知道是如何度过以往的日子,她更不知道如何在听完周美凤的这番话之后去面对廖峰。她似乎开始动摇了,因为她的自尊在周美凤面前被践踏,但是她无力反驳,她纯洁的犹如处女,又心大的好似寡妇。丈夫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她似乎真的摸不透了,只是一个性伴侣吗?亦或是一种经济支持?还是家庭必需品?或者是名义上的「丈夫」?她挣扎着要响起廖峰的好,但是她无能为力,她想到的只是廖峰当着她的面,用那根属于自己的鸡巴插入王露的小穴,用那根鸡巴插入曾丽萍的小穴之中,他卖命的在其他女人身上挥洒汗水,淡却了她们夫妻之间本该有的温存,孟琳真的不知道婚姻应该如何维持下去……

  「咚咚咚」……周美凤家的门响了,想着是廖峰来了,孟琳赶忙擦了擦眼泪,转而进了卫生间,用清凉的自来水冲洗着自己已经哭肿的眼睛。只听着外面周美凤与他的简单的对白与寒暄。孟琳脑海一片空白,只想着自己赶紧收拾好出去……

  ********************

  周美凤穿着一身素净的蚕丝睡裙,两颗硕乳干净的贴在睡裙薄薄的布料上,甚至连乳贴都没贴,两颗乳头尖尖的顶着,怀孕后的周美凤基本上没怎么给孩子喂奶,因此两双乳房比平日里大了将近一倍,涨奶的之后周美凤无奈会用吸奶器吸着,此时此刻的周美凤,一双巨乳堪比大了硅胶的欧美av女优,一条深深的乳沟不断的散发著爱的味道。一个女人如此有风韵,对任何一个人都是绝佳的诱惑。我想着周美凤此次要约别有意图,更想着前段时间被她的「待客之道」震惊,内心对那几个欧美女人念念不忘,也揣测着,周美凤该不会今晚主动献出自己的贞操来俘获我吧?

  蚕丝睡裙将周美凤的腰围臀围衬托的美极了,我刚见周美凤忍不住一个热情的拥吻,身体紧紧贴着周美凤的硕乳,而手则滑落在周美凤腰间,不留意的触碰了周美凤的丰臀,周美凤眼角微抵,妩媚的笑着。今晚的周美凤风情万种,居然也没有穿内裤,我开始幻想着饭后与周美凤交欢的场景了,胯下的巨物不禁蠢蠢欲动,准备开战了。

  只听房间里传来小孩的哭声,孟琳从房间里走出来,抱着周美凤的孩子,想着是孩子要喝奶了。我转眼将目光落在了周美凤的硕乳上,周美凤顺手将孩子接过来,毫无顾忌的拉下肩带,露出了硕大的乳房,我突然间看得目光发直。周美凤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是这乳房极为挺拔,堪比曾秀萍儿媳于丽婷的挺拔程度,哺乳期间的女人因为涨奶的缘故,乳房会显得更加硕大浑圆,而那硕大的乳晕发著淡淡的红晕,更是极为迷人的。孩子一见母亲的乳房,便急不可耐的扑上去吮吸,而我恨不能这个孩子就是我,不禁暗自咽了咽唾沫。孟琳此刻在一旁不禁撇了我一眼,我撇撇嘴将目光移开。今天房间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将孩子交给周美凤之后,孟琳便开始去厨房忙活了。

  「今天孟琳特地来看我,还给我带了一些母乳,真的很感谢!我因为忙,没时间给孩子喂奶,但是乳房胀痛的不得了,乳汁质量也不好了,刚刚孟琳帮我按摩了好一会儿,乳汁就顺畅多了。」周美凤说着,丝毫没有因为男女之别而感到一丝不好意思。反倒是我听到了这些话耳边感到丝丝发烫。

  「一个人带孩子也是够辛苦的,需要的话应该找一个人帮忙!」我回道。
  「孩子慢慢都大了,交给别人还不放心,我很羡慕你们啊,夫妻家庭和睦,多好!」周美凤说道。

  我的脑海里回想着周美凤主动给我推荐几个外国鸡的样子,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不免觉得好笑,这个女人,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

  「来吃饭吧……」说着,孟琳从厨房出来,端出来一份份精心煎制的牛排。一面端上红酒为我们一个个斟上酒。

  我瞥了一眼孟琳,只觉孟琳眼中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免心生疑惑。莫不是孟琳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我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红酒上,只见醒酒之后的红酒似乎在冒泡,我疑惑的皱着眉头。

  「这是我法国的朋友带来的上等好酒,你尝一口就知道了,非常醇香!」周美凤说着。

  「周姐,今天是什么日子,专门兴师动众的请我们夫妻俩吃饭?」我问着。
  周美凤长叹一口气说道:「我作为一个女人相比较孟琳真的差太多了,所以家庭关系处理的很糟糕,但是我希望从孟琳身上学一些东西。我真心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今天也是借孟琳来访邀请你们吃饭,也不算是盛情邀请,简单的家庭聚餐吧。每天下班看着家里冷冷清清,你们来了我们家也会热闹很多。」

  孟琳被恭维的过了头,她莞尔一笑回道:「周姐说什么呢,我们应该向你学习才对啊,你生意做的多好,我们远远不及你!」

  「孟琳温婉谦逊,相夫教子,就好像古代三从四德的女人一样,这样才能把廖峰紧紧地拴在身边啊!想来廖峰又帅,身材又好的男人有多少女人贴上去,孟琳你能把这些问题处理好,都已经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了!我前面还在说,如果我年轻十多岁,肯定要把廖峰从你身边抢过来……哈哈哈哈……」周美凤说着,突然如打开了话匣子一般。说着说着,孟琳不禁脸一红,低头不语。

  「周姐这么优秀的女人肯定能找到比我还好的男人……」我说着,可是脑海里全都是凌辱周美凤的样子,想象着周美凤在我胯下臣服,高潮迭起的浪荡样子。

  「好了,我们开始吧……」周美凤一手抱着孩子,一首端起了红酒,「我们先碰一下……」周美凤优雅的托起红酒瓶,轻轻的对碰了一下,用烈焰红唇,轻轻地抿了一口。红酒入口,只觉一股浓郁的醇香扑鼻,果真是好酒,不涩,有一股淡淡的醇香由喉腔上冲至鼻腔,仿若一股香气上涌一般,而紧随其后的是一种轻飘飘然的舒适感……莫得,我看到孟琳撇了我一眼。而周美凤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我突然间感觉不妙,我下意识的多喝了点茶水,意图冲淡这种飘飘然的感觉,然后努力开始吃点东西,可是头莫名的感到沉重,我低下头来看着杯里的红酒,不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震动惊醒,我感觉四肢被绳索紧紧地捆住。这不禁让我想起来曾丽萍第一次给我的「惊喜」,莫不是谁又给我第二次这样的礼遇?

  「看来是药剂加的过量了,喝了第一口就倒下去了……这么大块头,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抬到床上。」我听见周美凤的声音,她穿着性感的皮质内衣,贴身黑色皮质比基尼,将硕大的乳房束缚的浑圆,而一头棕色的卷发披肩,不觉有一种极为性感的女王之相。

  「周姐,你这是干什么?」我问道。

  「今晚你任由我处置了,想要舒服点最好安静一点!」周美凤突然间变了脸。

  「孟琳呢?」我问道。

  「啪……」周美凤手持一条皮鞭,狠狠的甩在我身上,我身体发紧,痛的肌肉紧缩在一起,「你看看现在是什么处境,别那么多废话……」

  「玩SM吗?周美凤,你还嫩了点……」我说着。

  「是吗,我怕你最后受不了……」周美凤疯狂的撕扯着我的衣服,露出了结实的腹肌与胸肌……

  「多好的肉体啊,曾丽萍真是傻,没有好好享受……」周美凤说着。

  「曾丽萍?」我疑惑道。

  「廖峰,你究竟是傻还是没心眼,这一招曾丽萍早就用过了,你居然没有察觉,可惜她太不争气,没有经验还是嫩了点让你反客为主……真是笑死人了……」周美凤说起曾丽萍话里一股莫名其妙的自豪感,莫非曾丽萍的那次捆绑是周美凤策划的?我内心暗自琢磨着。

  「男人就应该这样被女人玩你懂吗?凭什么你们挺着大鸡吧随便操女人?女人就应该把你们捆在床上尽情蹂躏你们,男人才是女人的玩物,你们才是最可耻的奴仆,懂吗?」说着,周美凤拉扯着我的腰带,脱下了我的裤子。

  「好大的鸡巴,今晚让你好好服侍服侍我……臭男人,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懂吗?」周美凤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的阴茎。

  「周美凤,你个浪货,你放开我,我会把你操出花……」一股莫名的羞辱感由内而外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恼羞成怒对着周美凤骂道。

  「啪」又是一阵鞭子,重重的打在我的腹部,我疼得进出了汗液,身体不自禁的蜷缩起来,可是腿被紧紧地捆绑在床脚。「你一个奴隶有什么权利要求我」周美凤看起来对这一切早已熟稔不已。此刻我的四肢因为长时间的捆绑,已经开始渐渐麻木起来,妄图转动身体调整姿势。可是越是这样,越会发现四肢捆绑的异常紧。

  「你一个女人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捆的这么死?」我问道。

  「当然还有我的美国男友了,他在隔壁和你的孟琳在一起……」周美凤说道。

  「周美凤,我操你妈逼……你把孟琳放开……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心想着孟琳已经陷入困境,内心着急不已,想着她柔弱的身体被侵犯的样子,不禁怒火中烧。

  「孟琳是自愿的,你知道吗?她看到你这么轻松的玩女人,她已经被我说服了,去找鸡巴更大,性技巧更好的男人,那就是我的性伴侣,我的新男友大卫,他的鸡巴比你还大一圈,想必这会儿孟琳已经高潮三四次了……反正你也不缺女人,你们都放开对方不好吗?各玩各的才是最公平的不是吗?」周美凤心平气和的说着。

  「你放开我周美凤,你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个骚货,你个烂逼……」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男人啊,为什么这么自私?不过你以为我会让你好过吗?你今晚上能不能过去还是个问题……你以为我会让你轻易地离开吗?既然我周美凤能做到今天这一步,我就不怕什么后果,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享受今晚的艳遇吧,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的不是我,而是你!」说着,周美凤甩着手中的皮鞭,而这一下,更加狠更加痛的打在我的胸口,直接将胸口打出了血痕,而我也疼的刹那间说不出话来,浑身不知因为气愤还是疼痛不止地抖动着。

  「孟琳说她要维护你和她的完美婚姻,看来都是胡扯,哈哈哈哈哈,女人和男人都是一样的,何必要求谁对谁忠诚呢?」周美凤说着,轻轻拉下了我的内裤,硕大的鸡巴瞬间弹跳了出来。

  「多美好的肉棒啊,我要是孟琳,我也会舍不得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可惜现在已经轮不到孟琳独占了,今晚它就是我的了!」周美凤贪婪的吮吸着我疲软的鸡巴。我感到一个温热的包裹感,周美凤熟练的用柔滑的舌头舔舐着。以往的梦想突然间一朝如愿,我居然没有如想象那般兴奋,但是这无以伦比的口交技术着实令人称道,她懂得男人的敏感点,灵巧的采用深喉,舔舐,吮吸来让人感到舒适,一阵阵酥麻之感不断的传来。她的手不停地在我的胸肌腹肌上抚摸着,时而碰到鞭痕处,惹得我生疼,但是这种快感却丝毫不受影响。

  「这大概是我见到的亚洲人尺寸最大的了,虽然比不上大卫,但是这么大的鸡巴真的太罕见了,真是白白让曾丽萍享受了那么久,亏我还这么照顾她……」周美凤在空闲时说道,「廖峰,你知道曾丽萍为什么把房产都过户在我名下吗?并不是你起到了多大作用,而是我作为她的闺蜜,她信得过我,更何况我顺水推舟的让她做了你的性奴,奢享了你的大鸡巴这么久……」

  「你们都是自以为是的骚货,等我回头再收拾你们……」我气愤不已的说着。但胯下的温柔却让我无法自拔……

  「你说用这根鸡巴吗?我们再期待不过了,不过往后可不是你收拾我们,而是我们收拾你了,这么说吧,今天我正式宣布,你已经成为我的奴隶了……」周美凤自豪的说着,她挺着硕大的乳房,提着一根皮鞭,穿着皮质筒靴,一双美腿展露无遗,优美的身材令人血脉膨胀。她拿着一只记号笔,就开始粗犷的在我的腹肌上写字:「周美凤的狗奴!」而在鸡巴上写了一个:「狗鞭!」。

  我挣扎着,一面挺动着胯下的鸡巴,挺直的鸡巴随着身体开始摇晃起来,看得周美凤眼睛发直:「小公狗开始克制不住了吗?哈哈哈哈哈哈,男人不过如此,孟琳你看看你的老公,被当成狗奴还这么浪,我看你怎么浪下去……」说着,周美凤一直皮鞭再次甩了下来,重重的打在我的腿上,我疼得叫了出来:「啊啊啊……」

  周美凤突然间好似心疼的皱了皱眉头,趴在我身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身体:「多么富有磁性的叫声啊,男人啊男人,多么下贱,多么目中无人啊,现在好了,让你们尝尝苦楚……我们女人主宰的世界来了……」周美凤笑着,扭动着她曼妙的身体。

  「多么完美的玩物,天天让你在我们身边转,多么的惹眼,我多少次幻想和你性交,今天用这种方式实现了,啊……多么美妙……」周美凤红着脸,她拿出两只乳头夹,轻轻地放在了我的乳头上。

  「啊……周美凤,你疯了吗?」两点阵痛持续性的传导至全身,我浑身疼的抖了起来,而因此肌肉也变得棱角分明起来。

  「好性感的身体……你瞧瞧,这完美的胸肌,完美的腹肌……我应该把这一幕拍下来才对……」周美凤说着。

  紧接着,周美凤拿来一个男用自慰器,她涂抹上了润滑液,对准我的挺直的鸡巴,轻轻地压了下去。我感觉到清凉的束缚感,一阵阵刺激从龟头传来。而浑身的肌肉也适应着这种快感开始运动着。

  「我从没有这么近的看这么大的鸡巴插入小穴的感觉,就好像成人视频里面欧美人性交的场景,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小的小穴居然将这么粗的鸡巴含了进去。不知道一会儿插入我的身体里是什么感觉呢。」周美凤自顾自的说着,贪婪的吮吸着我的阴囊,还时不时地用手指挑逗着我的肛门。

  「快给我滚开,浪货……」我气急骂道。

  「小公狗,跟谁说话呢,信不信我再给你一鞭?」周美凤喊道。

  「这么完美的肉体,我怎么能轻易的让你舒服呢?我得好好享受今晚的盛宴!」周美凤说着继续用自慰器抽插着。只听房间里响彻着刺溜刺溜的声音,而越抽插,我的龟头愈发的红胀起来。

  「越来越大了呢,真是人间神器……我迫不及待的把它插到小穴里了……」周美凤说着,将丁字裤拨开,露出了粉嫩的阴户。而经过这一番折腾,周美凤的小穴已经湿润透了。汩汩的淫液在灯光下散发著晶莹的光泽,而此时,周美凤跨在我腹前,抚摸着我勃起的鸡巴,揉搓着,并紧贴着自己湿漉漉的阴户,沾染着粘滑的淫液在阴户口摩挲着,用阴茎摩挲着阴户,柔滑的粘液浸润了整根鸡巴,而阴户的温热之感也滋润着龟头。

  「廖峰,是不是已经期望操姐姐的小穴很久了?以后你就是姐姐的小狗奴,可以天天操姐姐的小骚逼,姐姐还想要怀上你小狗奴的孩子……来吧……来吧……」周美凤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愈发淫荡,亦或是这种性虐给周美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性快感。

  「我受够了那些肥头大耳的老板,你这样的小鲜肉真的太有吸引力了……」说着,周美凤继续套弄着我的鸡巴,紧贴着她的淫穴,而这时周美凤的小穴已经淫液泛滥,嫩滑不已了,周美凤紧紧将鸡巴按在自己的阴蒂处,不禁开始浑身颤抖起来。我顺势将臀部一收,再用力一挺,「刺溜」龟头顺势滑入了周美凤的阴户,周美凤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紧致的小穴紧紧地包裹住我的大鸡吧,周美凤的性快感如潮水奔涌,坚硬的鸡巴犹如突破重重障碍,直抵周美凤宫口。
  即便是生育了孩子,周美凤的小穴还是保养的很好,尤其是阴唇的颜色,经过激光漂白,变得粉嫩如处女,而阴道也做了紧致手术,这种紧致感堪比王露的小穴,而肉壁的摩挲感更胜熟女的肉穴,富有迂回刺激,颇有趣味。

  「啊……小狗奴好棒……操的姐姐好舒服……你的鸡巴好大……好深好长……插到花心了……啊啊啊……」周美凤突然间放开了束缚开始肆无忌惮的享受起我的大鸡吧了。

  「周姐,你的骚逼好紧啊……」我随着周美凤的臀部起落开始挺动臀部,加快了抽插速度。周美凤胯下的淫液如泉涌一般喷涌而出。只觉周美凤肉壁抽搐,紧紧地包裹住我的鸡巴。而此时此刻,周美凤已经疲软至极,瘫软在我的身体上。喘着粗气,一双豪乳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而此时,插在周美凤体内的鸡巴还坚硬至极,虎狼之年的周美凤虽已疲软,但是情欲是愈发的高涨。她见自己无力在女上男下,于是贪婪的解开绑在我双腿的绳索。横在我身上,亟待大鸡吧刺入她的骚穴之中。

  「小狗奴,快来操姐姐……让我高潮……一次次高潮……快来……快来……」周美凤双乳垂着,我双腿微曲,周美凤扶着直挺的鸡巴,对准她的骚穴,「噗嗤」一下,巨大的肉棒被周美凤的小穴吞没,我开始快速的抽动下体,硕大的龟头刮磨着周美凤的骚穴,粗大的鸡巴操翻了周梅芬的阴唇,汩汩淫液直流,周美凤秀发飞舞,双乳颤抖,完全臣服在巨大的肉棒之下。

  「来,吃姐姐的奶子……」说着,周美凤脱下了她的皮质乳罩,露出了方才我觊觎已久的哺乳的奶子,同样漂白过的乳头散发著淡粉色的乳晕,因为哺乳,乳头变得犹如红枣大小,我宛若一个初生的孩子一般,贪婪的吮吸着周美凤的巨乳,甘甜的乳汁顺着舌尖滑落,咕咚咕咚,我一面抽插着周美凤的美穴,一面猛力的吮吸着周美凤的双乳,晚餐未进的我贪婪的享受着周美凤给我的「晚餐」,温热的乳汁暖着空虚的胃,而此刻下体的鸡巴愈发的坚硬,疯狂的抽插的周美凤。在这双重夹击下,周美凤宫口紧缩,开始阵阵痉挛,粘滑的爱液不住的流出,不一会儿周美凤又达到了一次高潮。我对准周美凤的G点猛力冲刺,周美凤癫狂一般的颤抖着,不规律的喘着粗气,只见一股热潮涌出,如喷泉一般直射我的胸肌,将我浑身浇在炽热的爱液之中。

  而此时,周美凤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我见双腿的绳索已松开,而此时周美凤松懈的时候,我用力挣脱了其中一只手,并解开了另一只手,翻身将瘫软的周美凤按压在下。周美凤见我翻身,突然警戒起来,马上喊道:「孟琳,孟琳!」
  只见几步小跑之后,孟琳推门而入。我转身看去,孟琳穿着完好,根本就没有周美凤所说的美国人大卫,孟琳见我赤裸着按压住周美凤,不禁脸一红,关上了门。

  「孟琳,快救我……孟琳……」周美凤没想到孟琳会这样淡定,我方才恍然大悟,周美凤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她今夜分明是来与我媾和的,而仅仅用孟琳作为幌子。

  我回想起方才周美凤的点点滴滴,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我顺手抄起刚才周美凤打我的皮鞭,对准周美凤的肥臀就是一鞭,周美凤疼的浑身颤抖着:「救命,救命,廖峰,你别这样……」

  我将周美凤按照我刚刚躺的位置捆绑起来,周美凤一双涨奶的乳房坚挺如山,我挺着硕大的鸡巴,啐了几口唾沫在周美凤的双乳之间,用硕大的乳房开始乳交起来。乳汁混合著阴茎上的爱液,润滑着鸡巴在双乳之间的抽插动作。周美凤红着脸享受着这一切。

  我五指狠狠地抓着周美凤的双乳,双乳从指缝溢出,周美凤疼痛不已,而乳汁也汩汩涌出,不能停歇。

  「骚母狗,我让你好好尝尝这鸡巴,让你看看到底是男人主宰女人,还是女人主宰男人……」说着,我挺着巨大的鸡巴,对准周美凤美丽的后庭,猛力插入。周美凤疼的皱起了眉头。

  「不要啊廖峰,不要,好脏,好疼啊……」周美凤哭喊着,我一巴掌拍在周美凤的肥臀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掌印。

  我一边沾着周美凤的淫液,一面用力捅入周美凤的后庭。几次冲刺之后,只见刺溜一声,硕大的鸡巴插入了周美凤的后庭之中,周美凤疼的浑身颤抖,而此刻闲置的阴户正在汩汩的冒着淫液,我拿起皮鞭的手把一头,插入了周美凤的骚穴之中,双穴夹击之下,周美凤愈发的淫荡起来,她贪婪的享受着双龙入洞的快感,淫液四溢。

  猛地,我一下子抽出了鸡巴。周美凤的骚穴突然间空洞了下来。她疑惑的看着我:「廖峰,怎么了?快插你姐姐啊……」

  我甩起皮鞭打在周美凤的肥臀上:「该怎么叫你应该知道吧?骚母狗?」
  「你个小狗奴你疯了吗?信不信我让大卫进来收拾你?」周美凤说着。
  「你那让你男友进来吧……」我回到。

  「你……你……」周美凤知道骗术被识破,突然哑口无言了。

  「老女人玩起来没劲,等你女儿回来,我用这根大鸡巴给她开苞怎么样?」我回到。

  「不要,廖峰……你别这样,别伤害我的女儿……」周美凤突然着急不已。
  「别看你的女儿如此单纯,想必性爱技巧跟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吧?我开始期待秦嘉的床上功夫了呢!」我知道戳到了周美凤的痛楚,不禁故意说道。

  「求求你廖峰,你别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别伤害秦嘉,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呢!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求求你别伤害她!」周美凤说到这里不禁开始痛哭流涕起来。

  「那你说今天谁是谁的小狗奴呢?」我得意洋洋的说着。

  「我是,我是你的小狗奴,你尽情操我,尽情蹂躏我……」周美凤急忙说到。

  「看起来你很喜欢性虐,那我们今夜好好来玩玩吧……」我说着。

  「不要,廖峰,过一会儿秦嘉就回来了,别继续了,我受不了了……」周美凤想办法挣脱手里的绳索,但是毫无作用。

  「回来更好,我直接把她纳妾吧,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和你做母女花狗奴……」我说道。

  「不要……廖峰……求求你……不要……」周美凤泣不成声。

  「叫我什么?」我又甩下一鞭子打在周美凤的美臀上。

  「主人……主人……对不起我错了……主人……」

  「那你今晚好好服侍我,把我服侍开心了,我放过你女儿。」说着,我挺着巨大的鸡巴,猛地刺入了周美凤的美骚穴之中。

  梦境之中多少次幻想着凌辱着眼前美艳至极的商场女强人周美凤,不知事实上周美凤也是商场的交际花,淫荡至极的美丽熟妇,殊不知今夜得获一个如此美丽的狗奴,心理不禁万分窃喜。

  我看着周美凤紧致的小穴紧紧地抓着我的阴茎,这种视觉冲击丝毫不逊色于欧美成人视频之中那种冲击力。周美凤松脱的皮质内衣衬托着硕大的乳房,乳汁随着身体随意喷洒,宛若两只皮球一般抖动着。我猛力的撞击着周美凤的阴户,阵阵淫液随着流出。

  「来吧狗奴,怀上我的孩子吧,到时候剩下一个男孩,和我一起双龙入洞,爆操你的骚穴。如果是女儿,那就让我母女花共赏,怎么样?哈哈哈哈……」还未及周美凤反抗,汩汩精液突破精门,阵阵灌入周美凤的子宫之中,浓烈的精液刺激着周美凤的子宫,产生阵阵痉挛,又一阵潮吹喷涌而出,打湿了床铺……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