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站视频均为在线播放,并支持手机播放!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sks4.com 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字数:31697

(上) 

  「老婆,你又要去那里了吗?」云杰刚回到家,在玄关拖鞋的时候,看见妻子正在把齐臀的短裙套上。说是齐臀,其实只要稍稍弯一下腰就能看到最私密的地方。

  「是啊,你没看到我除了这条裙子之外什么都没穿吗,刚刚灌肠的时候不小心把内内撑开了掉到地上,都弄湿了,你待会帮我放到洗衣机洗一下哈。」
  「你就不能动作小一点吗,每次去那里就那么兴奋。」

  云杰嘴里嘟囔着,但其实心里想着,多幸运我才能有个这种老婆啊。一米七一的个头,还有着坚挺的38E大奶子,每次触碰到总有种升仙的感觉。

  没有逆天的颜值,但就很像韩雪,鹅蛋脸,全身就像雪一样白,走在路上,赛雪的大长腿总能把所有人的眼光牢牢地吸引住,但是那些蠢男人总会被她发现,她也不会生气,就笑一下,眼神中没有淫荡,就是很可爱的微微一笑,她知道看着她的男人脑子里都在想着怎么在她的子宫里疯狂射精,她也不会排斥这种想法,相反,如果有人敢就地强奸她,她一定会让那个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筱莹,高中教师,在市里一所重点高中担任数学教师,但其实是一名应用物理博士和生物应用学的博士,只是为了省时间才在一所高中担任数学顾问,课也不多,但是她总能保证她的升学率。在她的字典里不存在坏学生,只有没有找到弱点的学生。

  「好啦,别唠叨了,我会全程给你直播的,嘉豪他们已经在下面等我了,可能已经在吃药了,我要是不下去给他们弄一下,我不知道还会被怎么操呢!」
  云杰捂住眼睛表示很无奈,但裤裆已经隆起来了。怪不得小区门口那个面包车那么面熟,云杰才记起来。

  筱莹亲了一下云杰之后,急急忙忙的往电梯那边跑去,他们住的地方是个挺高档的小区,来来往往都是达官贵人,她可不想只穿着一件薄的透明的裙子和凉高跟被人看到。

  云杰盯着屁股一扭一扭的妻子,好像裙子后边那块已经湿了,地面上隐隐有一块一块的小水滴。不会吧…… 

  筱莹今天怎么这么兴奋,云杰也急急忙忙的去柜子拿了一包纸巾,打开电脑连接好嘉豪他们提供的视频连接。

  视频一片黑,但是已经有声音传过来了。

  「别急嘛,车都还没开呢,小区门口人多,你们先别把我~搞得这么兴奋~啊~我~我快不行了啦,啊~」

  「操你的都排队排到明年了,我们实在是等太久了,对不住啊,妹子。」
  「好啦,今晚和明天我都是你们的,随便操,这里这么拥挤,一点都不爽,连摄像头都没弄好,我老公会生气的。」

  「对对对,先把摄像头弄好了。」

  然后一阵抖动,电脑的四五个视频窗口全部亮了。

  云杰眼睛都瞪大了盯着。只看到筱莹衣服凌乱。

  但还完好,就是裙子的上摆和下面已经拉倒了腰部,两个硕大又白的奶子已经露出来了,正在被三四个人拼命的揉着,那点粉红的乳头被几个人使劲捏着,好像能捏出奶水一样,但是筱莹一点难受的样子都没有,还一脸春意的跟他们嬉笑着打闹。

  车里一共有五个男的,其中一个是已经是「老朋友」的嘉豪,其他人都是生面孔,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又丑又黑,跟筱莹站在一起就跟雪掉落在煤炭一样。
  筱莹那边也有个车载视屏,可以看到云杰这边,一个握着鸡巴的男人。筱莹看到视频的时候,就知道了云杰已经可以看到他们那边了,因为两边的视频都是同步的。

  筱莹一脸抱歉的对着站在视频前的云杰说:「云杰,emmmm不要生气好不好,这么久才弄好视频,但是刚刚蠢林有备用摄像头录下来,我发送过去给你吧。现在给你看点开心的,消消气啦」

  说完之后,脸离开了摄像头,云杰终于看到了车内的大部分环境。筱莹在回到座位位置的时候,云杰看到筱莹的乳房又被三个人的黑手占领,两条大腿分别扒拉开,几乎达到了一百八十度,虽然练瑜伽的筱莹轻松撑开270度。

  但是现在下体什么都没穿,粉红无毛的白虎小穴和鲜红的菊花都都稀稀拉拉的滴落着白色浓稠液体,显然筱莹刚才已经被人夹在中间尽情的抽插过了。
  筱莹笑着说:「老公,我先给你看点小节目消消气好吗?蠢林,快点把视频发到我老公那里,不然他生气了,我也会生气的,我最爱他了,谁都不能让他生气!现在,其他人可以开始了」

  【哼,她始终最爱的还是我】,云杰的嘴角掩不住笑意,但下一刻他就瞪大了眼睛,笑容凝固。之间有一个叫古鹰和古离得两兄弟的两双手抓住筱莹的两个大奶子疯狂揉捏,间中还使劲的像握拳那样使劲握住奶子,这时候云杰才看清筱莹的奶子有很多牙印,原来刚刚他们不知道有多用力才会把从小习武的筱莹的奶子咬出这么多牙印。

  嘉豪和另外一个人一边握住一条腿,眼神痴迷的舔着脚背,小腿,甚至弯着腰舔着大腿和从小穴蔓延出来的淫汁,而另外一只手则竖着三根最长的手指头插进筱莹的小穴和菊花,疯狂的抽动,期间还弯折指头扣着里面的嫩肉,速度快的只能看到重影,时不时还用力捏着阴蒂。

  筱莹已经没有淡定的神色,仰卧着头,翻着白眼大口喘息着,但是居然还能说话:「用力点啊,啊~就这啊~这么点力气吗。刚才~刚才不是说要把我操的~走不动道吗,嘉豪,下次~留长点指甲啊~,啊啊啊~不要只捏,可以打的,嗯……你嘴好臭~不过好刺激啊~啊啊啊啊… …对用力打。」

  「妈的,你们别信啊,那是我老婆,轻点啊,混蛋」云杰嘴里是这么说,但是手套弄的速度却让人不得不怀疑真正的想法。

  古鹰把满是烂黄牙的嘴从筱莹的嘴拿开,两人的嘴还有一些唾液不舍得分离。
  古鹰:「嫂子,你的嘴好香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怎么就这么诱惑呢!」
  一顿一顿的是因为古鹰在疯狂的抽着筱莹的那对坚挺的奶子,每顿一下都能看到筱莹的奶子脱离重心引力的四处甩,一股股的奶晕看的众人眼都花了。云杰盯着电脑屏幕,有点微微像是野兽的低吼,「筱莹的乳房我都不舍得用力捏,居然被这群社会渣滓疯狂抽打,那可是我老婆啊,这群畜生。」

  这顿奶光足足打了两分钟,在古鹰用尽全身力气扇着筱莹的大奶子的时候,古里拉着筱莹的长发,迫使筱莹仰着头,古里伸着舌头在筱莹的嘴里搅动,筱莹眼神迷离却不甘示弱的用舌头与古里的舌头纠缠,最后更是反客为主伸进古里的嘴里。而古里一脸不可置信的含着筱莹的舌头用力的吸吮着。

  筱莹的双手也没有空闲,很熟练的拉下古鹰古里的裤子,握住他们的黝黑巨屌不住的把弄着,鬼头已经渗出了一些体液,筱莹一碰到这些液体,雪白的身躯隐隐泛红。似乎已经想到了今晚要发生的事情。

  筱莹看着这对奶子被只有一米五的丑男人抽的四处甩,想着,为什么我的奶子这么耐抽呢,这几年都不知道被几百人抽过,打过了,还这么坚挺,可能平时老公帮我揉捏保养的好吧。现在就被老公看着呢,奶子好痛啊,老公看着我被人这么玩会不会心疼呢,但是好像他自己撸挺爽的呢,那就尽情玩吧。

  但是为什么这么爽呢,快感像是浪一样不停涌进小穴,他们已经插进去四根手指了啊,难道他们手指也有感觉吗。再过一会,可能就要真的随便他们玩了,不行,我要保持清醒,是我在玩他们,一群蠢货。

  但是,与筱莹所想的不同,车内的雄性似乎已经达到了爆发,嘉豪和另外一个叫脏熊的人红着眼用力的快速把四根手指头放进筱莹的小穴和菊花里面又弯折手指头抽出来,小穴已经通红,周围已经都是白沫,菊花更是红的像是要出血一般,两个洞口都紧绷着,好像快要撕裂一般,但是从筱莹脸上一点迹象都看不出。
  筱莹双手抱着狠狠撕咬自己乳房,奶头的古鹰,古里两兄弟,手指头隐没在两人杂乱的长发中,手指头并拢着,好像在承受不一般的痛楚,但是又不敢用力,深怕按压到正在大口吸咬着奶头的两兄弟。

  筱莹看了一下正在努力扣自己小穴的嘉豪,又看看在屏幕那头撸着肉棒的老公,露出委屈的神情并说道:「老公,你看他们这么卖力的啊~玩你老婆,扣~扣你老婆的两个洞,都是为了啊~给你舒服啊,有消了气吗?『

 云杰没想到筱莹的小穴和菊花都已经被快一个碗口大的手这么使劲的抽插还
  能想到自己消气了没。不禁一阵感动。忙说:「嗯。还行,可是我还没看到之前的影片呢,很难说!」

  筱莹听了之后好像真的在赌气一样,眉头一皱,「哼,我老公还生气呢,你们还不用力点!」

  古鹰,嘉豪他们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可置信的眼神又看了看筱莹,最终嘉豪还是开了口,「妹子,你真的受得了?」

  筱莹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我好歹也有物理,生物的双博士学位,习武之余还练瑜伽,还有我受不了的?于是大声的说:「快点,是不是男的啊,还要我教你怎么玩我吗,什么姿势,什么口味我都受得了!」

  这四个变态听完之后,嘴巴都快笑开了。古鹰叫到:「快点,换一下位置,让筱莹老师学习一下新知识。」筱莹一脸的不屑。

  但是云杰隐隐有一股担忧,虽然筱莹有习武的底子,但是遇到这四个人渣,如果没有保留得玩,会不会真的把自己娇滴滴的老婆给玩坏了。但肉棒却更加的硬了。

  四个人位置不变,只是把筱莹的头和脚换了位置。他们先是把座位放平,让筱莹趴在车座,头在座位那边,脚在靠椅那边。

  等躺好之后,他们把椅背慢慢的升起来,这样筱莹的下半身只能随着椅背慢慢的弯曲,两条腿也渐渐竖直,最后无力的倒垂。现在筱莹只能用胸部顶着座位,两个大奶子被挤压出两边。虽然已经集成两坨肉堆,但是还是让人眼花。筱莹的两条腿已经垂到了脸的两边,小穴和菊花正对着屏幕,两个口子的周围的肉都在一张一闭的似乎在喘息着,毕竟刚才经过那种蹂躏。

  云杰看了之后,一边惊叹筱莹的身段能柔软到这种地步,一边心疼自己的小仙女光着身子在小区门口被人摆着这种姿势,要是过路人看到,这个双学位博士还能不能活了呢。

  筱莹微微紧了一下脚指头,就好像平时在舞蹈室练舞一样,还得意的笑。
  「古鹰,我像不像你学舞蹈的女儿啊。」古鹰竭尽全力的从小穴挪开眼睛,回答「像,但是你比她漂亮,比她白多了。」

 筱莹突然想起来古鹰的女儿是古鹰喝醉酒之后不小心强奸了一个精神病人所
  得来的,但是古鹰还是坚持给女儿最好的东西,不管是吃穿还是教育。筱莹眼神突然变得迷离:「那你想不想我给你生个像我这么白的女儿啊,如果想,现在就使劲玩我。今晚我让你第一个射哦,说不定我就可以帮你生个小宝宝,我老公不会生气的。其他人听着有份哈,你们谁最卖力,谁先把你们的臭精子放到我小穴里面,我帮你保存。mua 」

  说完,筱莹还舔了舔舌头,一个眨眼彻底让这五个男人脑子空掉。云杰更是傻眼了,这筱莹的好心肠怎么这么用啊,想着筱莹大着肚子被两个人三明治一样爆操好像也挺刺激的,云杰这才放开心盯着屏幕。

  古鹰古离两个人把筱莹的腿抬高,小穴和菊花离开了正面的屏幕,古鹰古离握住筱莹的脚,舔着筱莹的每一根小巧圆润的脚指头。舔着舔着突然想起筱莹刚刚说的话,突然使劲的大口咬筱莹的脚肉。筱莹疼的啊~一口气差点呼不出来,但是却说道:「古离比较有力气。」

  旁边的蠢林和脏熊看到筱莹似乎能把痛感转化为快感,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个看似清纯的女人怎么这么神奇,看着这一身嫩肉,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双双握紧拳头就是往被挤到两边的肉堆死命砸下去,每一拳都能听到砰砰砰的声响。筱莹眼神中好像恢复了一丝清明,身体被砸的像是神经反射一般抖动,小穴更是小喷泉一样冒着水「嗯这力道还算可以,老公~你看他们啊~好卖力~啊~好像我真的~要被他们~射到子宫里面啊~」

  云杰看到眼睛要突出来一般。

  嘉豪是唯一没有动粗的男人,他默默地把筱莹的头拉起来一点,把20厘米的肉棒对准筱莹的嘴就是一捅,然后就只能看到筱莹的喉咙在快速的隆起,恢复,再隆起。嘉豪用力的顶着筱莹的后脑勺,自身也用力的顶着屁股,甚至筱莹还伸出双手环抱住嘉豪的屁股,帮他更用力的冲撞自己的喉腔,筱莹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还是想尽力的说话。

  伴随着嘉豪彭彭彭砸着筱莹脸颊的声音,筱莹发出了「还不够~用~力额~」
  但是没有人听得清筱莹在说什么,只有嘉豪才了解到,给古离古鹰使了个眼色。

  古鹰古离明白示意,立马松口放开了蹂躏已久的小脚丫。他们的右手摸了摸已经流成小溪一样的小穴,轻松的把四根手指放进小穴和菊花,然后稍微把拇指放进一点,瞬间突然握成拳头就是使劲往下面一砸,小臂已经深入到阴道和直肠深处。

  筱莹之前已经重新弯到脸颊两边的脚瞬间绷紧,脚指头紧绷,要不是嘉豪用身体狠狠顶住筱莹的嘴,估计已经有人报警了,但是嘉豪也差点被筱莹的喉咙挤出精华。筱莹全身都绷得紧紧的,然后就昏过去了。但是云杰就受不了了,彻底把精华喷洒出来。

  车里的人并没有收手,左右两边那两个人有时揉捏,有时撕咬,始终没有放过这两团美肉,乳房上到处都是牙齿和指甲撕扯的印记,而后面那两个人就更过分了。每一下都像是打拳击一般殴打筱莹的子宫和直肠,已经晕过去的筱莹还是承受着两个人的暴力冲击,唯一还保留些许完好的长腿无力的垂下来,被后面两条粗臂带动着抖动。

  半分钟后,筱莹慢慢醒过来,嘉豪把鸡巴抽出来笑着说:「等着晚上再炮制你,我可没这么好对付。」

  筱莹听了之后,略显苍白的脸又红润了些,一顿一顿的:「你~等着~我不会~认输」。

  然后又转头看看屏幕那边的云杰:「老公,他们好用力~啊啊啊啊啊~」蓬蓬砰砰的声音此起彼伏,两个人交替着用着比棒球棒还粗的手臂深入下面两个洞口,两条大长腿无力的随着两条手臂的撞击一下一下剧烈的挥动。

  经过10分钟的冲击,筱莹终于迎来了最剧烈的高潮。

  「啊啊啊啊……」在听到叫声之后,两个人还是没有停手,反而站起来更加用力的把手抬高至穴口内一点,再使劲砸下去。

  但是这么粗的手臂还是挡不住喷泉一般的淫水喷涌出来,喷了两个人几秒钟。
  叫声持续了三秒。筱莹又晕了。

  在筱莹喊出来的那一刻,蠢林已经把车驶离了小区,要不然,非得引保安过来。

  云杰在筱莹晕过去之后,着急的也要晕过去,怎么喊都没反应,直到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筱莹才慢悠悠的醒过来,伸了个懒腰。「嗯~真舒畅,就是小穴那里有点酸,今晚应该不无聊了。嘻嘻。」

  筱莹又主动把腿放在两个人的腿上,让他们按摩着,说是按摩其实就是揉捏,时不时还使劲掐着。其余人像是玩不腻一样疯狂捏着掐着筱莹的乳头,大腿。
  「老公,消气了没」

  「消了消了,再不消气你是不是还要在车里被人用拳头砸你子宫?」云杰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别那么小气嘛,我最爱你了,只是今晚和明天我被他们尽情玩而已,
后天我就是你的乖乖小妻子啦~如果我还能自己回到家的话~嘻嘻听说他们要用
  工具啊什么的玩我,如果我走不动道了,就得再答应他们一个请求。但是我不能认输啊,我身体这么耐玩,肯定不会输得。如果我晕了,你也不许来接我哦。因为我也挺想再答应他们一个请求的,嘻嘻。好了,你先看一下之前的录影,我先吃个饭,热身一下。「

  说完,车里几个人把筱莹翻个身,一个人躺在下面,把肉棒对准小穴就插进去,虽然经过地狱一般的蹂躏,但是两个穴又恢复的跟刚上车一般。筱莹不禁得意的笑着,露出的小虎牙好像在示威一样。蠢林狞笑着把肉棒顶进筱莹的菊花,一下子就让这个逞强的少妇说不出话,只能嗯嗯啊啊。

  云杰的嘴唇动了动,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想着:「没事的,反正可以直播看着,出不了事。还有录影,先睡一觉再看吧。今晚肯定是个漫长的夜晚」

                             【未完待续】  (中)
     
    「叮铃」,云杰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蠢林发过来的视频终于传输完成了,为了以后还可以回放筱莹被玩弄的视频,还是先保存一下吧。

    云杰打开定制的1000T硬盘,画面弹出各种各样的文件夹,分别有监狱,
课室,医院和爸妈家的,云杰保存视频的时候,一直在纳闷:「筱莹这几年抽出这么多空闲时间到处慰劳那些变态的猥琐佬真是不容易,自己却弄得一身都是伤痕,不过为什么每次被人打得乳房下垂的像块烂肉都能很快恢复过来呢。有点想试试锤子呢,不过怕是会把里面的脂肪都打出来吧。」
     
    筱莹每次玩完之后都是清晨或是半夜被嘉豪送回来,总是偷偷摸摸的一瘸一拐回来,多数是早上,一个晚上已经很难满足筱莹了。

    一回到家,筱莹就马上把衣服全部丢在洗衣机里按静默快洗,然后快速的清理身上的痕迹,再悄悄的掀起被窝,蹑手蹑脚的躺在云杰旁边,轻轻的吻一下云杰的额头再慢慢地陷入沉睡,生怕把云杰吵醒看到满身伤痕会心疼。

    然而这一切云杰都了然于胸,他早早就在家里各个角落安装好了高清摄像头,
就连每次筱莹小便的时候,云杰都要拿出手机仔细的看着那一串串清澈的小水流从蜜洞里面流出来。

    云杰爱死了筱莹的身体的每一寸,高挺的酥胸,洁白无暇的大长腿,还是带有小酒窝的迷人脸蛋。
     
    打开蠢林发来的视频之后,首先出现的是面包车里面的环境,云杰能描述出来的就只有两个字,混乱,车身到处都是各种污渍,可能是液体残留下来的,还有工具敲打过的痕迹,磨损还是挺严重的。

    各种各样的情趣工具被渔网包住放在角落。云杰粗略一看,依稀看得出有几根带有带有很多污渍的突刺狼牙棒,像是被使用之后就没洗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堆各种大小,形状不一样的跳蛋。让云杰讶异的是居然还有四根棒球棍在里面。从棒球棍上面那些白色泛黄的污渍看出来并不是用于打棒球。

    云杰一下子醒悟过来。这些应该都是筱莹上次用完之后忘了洗的吧。这骚蹄子,待会要记得洗啊。不过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都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了呢,他们应该在用了吧。

    回过神来之后,云杰继续按下了播放键。

    画面一转,里面的五个人都笑着挥手好像在跟云杰打招呼。蠢林首先开了腔:
「姐夫好,我叫蠢林,这个视频按照筱莹姐吩咐,给姐夫介绍待会的参加party的成员,筱莹姐说这样子可以让姐夫放心。那就从左到右介绍一下吧。」
    云杰哂然一笑,「筱莹对我总是这么贴心。」
      
    最左边那个是云杰已经比较熟悉的嘉豪:「姐夫,我是嘉豪啊,我们这么熟了就不多说了,待会我负责用车座后面那些小工具伺候筱莹姐,一定让她小穴松的彻彻底底哈。」
      
    接着是脏虎,真是名副其实,指甲的污垢都快挤得弹出来了,「我叫脏虎,大兄弟,你放心,我刚从劳改出来,道上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号,我一定不会让筱莹受到伤害的,我只会让她爽的走不了道。呵呵,上次筱莹装作我的马子来看望我,可是大大给我涨了面子。那次20几号人每人轮了筱莹下面两个洞好几次都没让她求饶啊!最后她还说每月一次的监狱慰劳会不够安慰我们,让我出来之后带着兄弟们找她叙叙旧。大兄弟,你还真别说,筱莹老师是真的厉害,不过是练过的,当时我们下面被她那张小嘴吸得硬的受不了但是什么都射不出,最后我们只能每个人轮着用那种粗糙底子的鞋子用力拍筱莹的小穴让她高潮。拍完之后,筱莹老师的小穴又红又肿,可是还是跟水龙头一样冒水啊,真是个水灵的妹子。这次我一出来就马上就找她了,没办法 最后筱莹光着身子用小穴夹着我们的臭袜子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的,那两条腿白的实在让我心痒痒的。这次我要让筱莹好好舒服舒服。我还有几个兄弟在那里等着伺候筱莹。」
      
    云杰心里咯噔一下,又想起之前筱莹那次去慰劳监狱里面的劳改犯,回到门口的时候站都站不住了,还是云杰扶着到厕所清洗的。情况跟脏虎描述只有半分像。哪里是20人,筱莹说那时候几乎一百多人了,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轮了几次。要不是脏虎是话事人,单独再叫了自己的十几个心腹玩筱莹,筱莹下面怕是要废掉。

    不过回来的时候也差不多了。筱莹在厕所里面里面从小穴拿出来的可不止是臭袜子,还有啤酒盖,烟头在里面的子宫,阴道里面还有几条脏兮兮的男士内裤,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阴道已经扩张到我几乎两只手都能进得去,怪不得能把那些东西放到子宫里面,要不是用几个监犯的带着厚底的鞋塞住筱莹的阴道口,里面的东西早就掉了出来。

    拿出来的时候,筱莹得意的眼神和嘴里说出来的话让云杰永远都忘不了:「云杰,你老婆是不是很棒棒啊,今天我被操了两百次耶。那群废物吃药都满足不了我。啊哈哈。你知道吗,他们都是三四个人一起操我呢,几个月没有性生活的他们,鸡鸡硬的要死,跟石头一样,不过是好热的石头。我被他们顶的像是用石头自慰一样。其中有一个叫脏虎的最棒了,又长又大。他一个人就能塞满我的菊花,他躺在地面顶着我的屁眼,顶的我都灵魂出窍了。上面那两个男的虽然一起插我的小穴都没有他那么刺激。我感觉他要是能来我们家里操我小穴,我可能真的要他给我受孕啊。云杰,不如我们要一个孩子吧。我可以叫那些操的我很爽的都来我们家里的。就在我们卧室,你看着他们一个个把精子射到你老婆的子宫好吗?从我被那些脏兮兮的丑男人受孕到 子出生,我都要你陪着我好吗。」     
    云杰每次想起筱莹这段话都有股莫名的感动,这是筱莹对云杰一生的承诺,不管外面那些人怎么把筱莹当成性玩具一样凌辱,她都是专属于云杰的妻子,一个简简单单的教书育人,时时刻刻想着自己老公的小妻子。

    不过说实在话,能听到筱莹对他这么深情的表白还是因为脏虎带着兄弟们狠狠的搞了筱莹12个小时,虽然筱莹说这些话的时候,两腿都合不拢,大量浓稠的精液透过臭袜子渗出小穴流满洗手间的地板,但是云杰一点也没有怨恨脏虎这么玩弄筱莹,反而有点期待的看待会脏虎怎么开发筱莹的身体,是把筱莹的下面两个洞扩到放两只手进去还是把上面的乳房打成松软的面团,筱莹一直说她的奶子太大老是引很多路人意淫她呢。

    要是把筱莹的奶子砸的很长一段时间挺不起来就好了,这样云杰就可以每天轻轻的帮筱莹揉,而不是只能撸着肉棒看着那些陌生人用擀面杖「砰砰」声得砸的筱莹一脸痴迷的呻吟。
    
    接下来就是长得没有丝毫相似的双胞胎古鹰古离,一个肥的要死,脸上的脂肪快要把嘴全给包了起来,脸上全是荷尔蒙激发的痤疮,但是意外的全身的脂肪都没有平常人那样软,反而厚实无比,跟肌肉有的一拼。

    「姐夫,是我啊,古鹰,他是古离。你可能有点记不清了,我是去年跟古离一起在擂台上跟筱莹姐比武的那对兄弟啊。虽然每次上擂台的时候都是几个人一起跟筱莹姐对打的,不过我们是唯一一对能把筱莹姐的奶子打爆的啊。虽然后来她还是赢了,但是要不是筱莹姐跟我们打赌我们用手臂插她小穴菊花一个小时都不会晕,我们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赢的。不过说来也是我们好运气吧,之前擂台上的七个人都把筱莹姐的小穴踢的喷尿好几次了,她居然还站的起来,更过分的是还扎个马步挑衅别人。每次被人用膝盖狠狠撞小穴撞倒之后,还自己趴着撅让人更方便的踢,你说这谁能想到是筱莹的计谋啊,硬生生的把人给累坏了,不过筱莹姐的小穴都肿的不成样子了,那条缝都被红肿的阴唇挤得没有了。那两片本来是粉红的阴唇都是淤青,紫的发黑。那时候筱莹姐已经疼得都站不稳了,双腿要张开着用手撑着地才能站稳。不过筱莹姐的力气确实有点大啊,我们都膝撞,肘击筱莹姐的脸到她倒下好几次了,可是每次趁她倒下我们使劲用拳头砸她奶子的时候,她居然还有力气抓我们的脚绊倒,可把我给气坏了。要不是我们脑子一热,也不会抓着脚踝让筱莹姐倒立起来,我们也没想到我们两兄弟两条肘子都已经插进筱莹姐的小穴和菊花了,筱莹姐居然还能有力气抓着我们的肉棒撸,一下子把我们的精气给泄了。可懊悔死我了。姐夫,这次我们两兄弟可是准备好了,筱莹姐放出话来了,谁能让她最舒服,谁就能在她家给她受孕,您就瞧好喽。」    
    「额……」云杰揉着太阳穴,脑壳疼啊,「这筱莹怎么老想着让那些野男人给她受孕啊,没几天就要被人扩一次的阴道能护的住宝宝吗,这傻妞。Emmm,怎么我也有点期待她挺着大肚子被人三明治呢。」

    古鹰话音刚落,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嘉豪一拉开门,云杰却呆住了。筱莹裙子的吊带已经被拉下来了,裙子的下摆也被卷起来到了腰上面,像是薄薄的救生圈一般微微托住那对已经充满红色手印的巨乳,从小穴那里流出来的液体已经蔓延到了小腿,筱莹弯下腰用手指刮了几下,又放到嘴里细细品尝。
    
    「我已经跟那些保安们打好招呼了,以后你们来我家直接跟他们说去操筱莹老师的就好了。」筱莹笑眯眯的说。
    
    「他们这么简单就让你搞定了?」蠢林不解。
 
    「简单个屁哟,以后我每次进出门都要先去保安室那里被集体轮奸了还简单,
好歹我也是个老师耶!被人知道我每天要被那群没文凭的畜生轮奸两次,我还用活吗?刚刚明明是他们受不了秒射还怪我光着屁股诱惑他们,还用电棍电我子宫说要给我放松放松,我现在阴道还麻着呢。这群变态,一边电我一边踩我咪咪,痛死了。」
     
    车里的人听了脸上阴晴不定,因为里面的人最高文凭是嘉豪,初中毕业,其他人都是小学阶段左右就出来混社会了,脏虎算是比较「成功了」,混的整个四九城还有点名号。

    脏虎开了腔:「筱莹老师,我小学都还没毕业呢,要不您先上车来教我点知识?」

    筱莹一边揉着刚刚被人用甩棍打了十几分钟的乳房一边问:「教你什么,教你怎么操我吗?」

    脏虎一愣一愣看着那对巨乳变化着形状,眼睛逐渐变红,突然从座位弹起来,
手掌已经握成了爪子样抓向筱莹的奶子,另外一只手突起两只手指插到筱莹的小穴里面,一用力,筱莹这一米七一的身子疼的像是煮熟的虾一样弯着身子被脏虎弄上了车。

    筱莹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还是想不到自己将近一百斤的体重还是这么容易被脏虎抬起来了,这要是全力砸自己的咪咪,怕是真的要摊成一堆烂肉给云杰好好保养了。
     
    众人看见筱莹被弄上车之后,迫不及待的关上车门,衣服也不脱一窝蜂的涌向筱莹,眨眼间就只能看到两只雪白的手臂伸出人堆,两只手轻轻的抚摸着不知道是谁的看起来几天没洗的头,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筱莹躺着,腿被正面压到了双肩上,跟双乳只隔着两只手掌,那两只手掌青筋毕现,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得出手的主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挤压手里的乳房,乳肉已经被挤压出填满了指缝,感觉下一刻就要爆开。

    脏虎最幸运,一个人占据了筱莹的小穴和菊花,舌头灵活的钻进小穴里面,其他人只能使劲的啃咬,揉捏筱莹的屁股,腋窝的地方。
    
    「嗯哈~好痒啊,脏虎,你的舌头好长啊,都快舔到我子宫口了,对~继续用你的牙齿咬我的阴蒂~嘻嘻……嘉豪你的口越来越臭了,我好像有点上瘾了。好了,孩子们,你们弄得老师不上不下的,让老师来教你们一点东西,嘻嘻。古鹰,你过来躺下,免得我被你奶子闷死。」说完,筱莹轻松的把四五个大汉推开,让古鹰躺到被调到105度的座位上。

    「哇,你个死胖子做了入珠吗,怎么鸡巴这么大,20厘米了吧。」筱莹爱不释手的样子让古鹰的怪物肉棒越发坚挺。
     
    「哈哈,上次我不是用手臂把筱莹老师的小穴给弄松了吗,我本来打算弄大一点直接捅进筱莹老师的子宫的,谁知道你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筱莹兴奋到泛红的脸颊不停摩擦着胖子硕大的鬼头,后边水龙头滴水一样的小穴被脏虎当成水源一样吮吸。

    「就凭你也想弄松我的小穴啊,想得太多了吧,我能被像马屌一样的机器捅一天耶,下次我让你看看我怎么被两个像马屌一样的机器操我的小穴好不好,很刺激滴哦。在上面挂两条绳子牢牢地绑住我两个奶子的根部,然后下面就是两根像马屌那么粗的金属棒,还有放电功能哦。本来我还怀疑我能不能让两根棒球棍那么粗的金属棒插进小穴呢,可是云杰好像知道我在怕,突然就松了绳子,幸亏我掉下去之前已经对准了,不过掉下去之前,我离着那两根东西还有20厘米高呢,掉下去的时候,那两根东西一下子把我子宫顶的移了位,菊花也被捅出血了。还好那两根东西有30厘米粗,我坐在上面稳稳当当的,掉不下去。可是那两根东西还连着一个强力马达,听云杰说好像跟车子的马达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我的肠子每秒钟都要被两根 柱子撞两次,那时候我被两个马屌一样的柱子捅的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翻白眼,别人看到我口吐白沫都以为我晕了,但是我之前就叫他们不要管我了,所以他们就乖乖地看着我后仰着头,垂着手,被两只马的肚皮贴着操。其实我意识还有,一直在想用机器捅小穴真是太厉害了,能把一个快一百斤的女孩子撑在半空操耶。最后我就用小穴坐在两只假马屌上面悬在半空被草,不知道喷了几次尿,但是菊花被捅着捅着都不流血了,真爽,好想再让一次那个机器殴打我的子宫一次啊~可惜那天我让他们连续开了一天,没想到我的肚子还没烂呢,他们反而坏了。我已经吩咐他们重新改装那个机器了,把那两根柱子改成鸡巴的样子,然后再在上面加装一个放电的小柱子,这样一定能穿过子宫口在我子宫里面放电,好好麻痹一下我的子宫,这样你们说不定就更容易让我的卵子受孕了呢,嘻嘻。后天我就去问问他们改装进度怎么样。」
     
    筱莹用屁股轻轻顶开脏虎,一翻身,两条大长腿跨在胖子两侧,用双手扒开菊花对准胖子的大肉棒,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残留的精液,「胖子,你说你能不能像操女儿一样操的我叫你爸爸啊?如果能操的我叫你爸爸,我就给你们两兄弟当两天的家庭教师,只要不弄死我,随便你搞,钉子,带刺马鞭都可以用哦。」
     
    胖子听到马鞭两个字就已经受不住了,双手握住筱莹的腰使劲一拉,20厘米的棒状物「璞」一声全根没入筱莹的菊花,筱莹整个身体被拽到胖子的怀里,两条腿被甩到空中,胖子眼明手快一下子握住使劲一掰,两条腿已经从正面被压倒了筱莹的身后,还是大开着130度。

    筱莹的两片薄薄的阴唇已经被迫分离在两侧,完全失去了遮掩洞口的功能,其余众人能清楚看到筱莹通红的阴道残留着保安们的精液,仔细看,还能看到子宫口已经兴奋的一开一合的欢迎着精子的进入。

    筱莹被全根没入的时候感觉有点玩大了,之前来的时候就简单灌了一下肠,肠子倒是挺干净,但是完全没用过啊,没想到胖子怎么受不了刺激,一下子捅进去,感觉胃都被他顶到了,全身像被是撕裂一样,不过好美妙啊~这种感觉,要不要叫他爸爸呢,让他再用力一点,然后跟他回家两天继续用他的手臂捅我的小穴,那次被他捅的一天都下不了床的感觉太爽了。不行,感觉其余人还藏着很多招呢,再试试他们吧,看看他们谁最适合让我怀个野种,嘻嘻,老公知道我在筛选他的野种一定很开心。
    
    筱莹左右手分别插两根手指进小穴里面,微微一拉,阴唇带着穴肉被翻到了外面,眼神迷离的被底下的胖子顶的大幅度的起起落落。「同学们,你们觉得筱莹老师这里放得下几根肉棒呢?」

    脏虎离得最近,立马弹起来拉着筱莹的手对准目标就是一捅,噗嗤一声,肉棍捅入的瞬间把淫水几乎是挤得喷洒出来。瘦的像个人干一样的古离倒是灵活,一下子把筱莹的手从脏虎那里拿开,又跨在筱莹的上面。

    脏虎平时很霸道,现在倒是挺配合的,稍微停下来,让古离先是用两个大拇指抓住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拉开,勉强张开一点点缝隙之后用龟头使劲顶上去。筱莹像是带着欣慰的看着这两个好同学慢慢研究,当龟头进去一半之后,古离回头示意了一下脏虎,又转到前面盯着筱莹说:「老师,准备好受孕了吗?」

    还没等筱莹回过神就是和脏虎使劲一顶,筱莹还没说呢,胖子已经开了口,「卧槽,你们这两个畜生,差点没把我顶出去,筱莹的小穴和菊花之间那层膜怎么薄的像张纸一样。」

    筱莹不说话是因为已经翻了白眼,脑子里就只有子宫口的感觉,两根形状各异的肉棒已经把小穴塞得满满的,不管是G点还是阴道壁被满是污垢的肉棒狠狠冲撞,阴道壁瞬间被两根肉棒冲挤扩张的感觉让筱莹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样。唯一的担忧可能是怕这两个人这么脏,会不会影响精子的存活啊,不过那些污垢倒是让自己挺爽的,算了,下次再叫他们洗完澡之后狠狠捅一下自己吧。
     
    两个人一开始配合还有点差,不过几次之后就掌握了对方的节奏,为了能更持久点,他们选择了一进一出的方式,但是筱莹就不一样了,底下死胖子一点节奏都没有的使劲乱捅,还是入了珠的肉棒,把筱莹顶的魂都没了,前面又是脏兮兮的两个人一起捅紧致的小穴,脏虎的阴囊跟鹅卵石一样不停的拍着筱莹的大腿根部,古离又为了能更好的抽插,微微倾向筱莹那边,每次抽插都能紧贴着阴蒂,每一次又硬又脏的阴毛摩擦筱莹的阴蒂,她都能强烈的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群只知道交配的畜生强奸,而她只是一个具备双博士学位的肉便器,唯一的职责就是生育更多的畜生来操自己。
     
    过了几分钟之后,筱莹总算稍稍适应了这种节奏,开始有意识的扭腰,找更适合的姿势去服务这三条肉棒,还没开视频直播呢,云杰怕是有点着急了吧。筱莹一边撸着嘉豪和古离的肉棒一边说:「筱~莹老师~有点饿了~啊啊~这对~啊~奶子可能~会变小耶~~怎么办,你们~一个人喂我吃鸡鸡,一个~人帮我~按摩一下好不好嘛?」

    蠢林不愧是蠢林,全程从头到尾被别人抢先一步,嘉豪闪到后面用舌头好好在筱莹的樱桃小口里面搅动了一番后,用右手抓住筱莹的柔顺长发使劲一拉,筱莹啊的一声脑袋向后倒去,嘉豪的肉棒倒是普普通通的,就是龟头有点大,还有点小疙瘩,可能是之前性病留下来的后遗症。

    嘉豪调整肉棒,没有丝毫的练习,对准喉咙使劲一捅,期间还撞到筱莹的扁桃体什么的,但筱莹好像训练有素一般,一下就调整过来,使劲吞咽着嘉豪的肉棒,努力的感受着那些疙瘩带来的快感。
     
    蠢林没办法只好又跨到筱莹的上面,用双手抓着两个躺着都能坚挺如常的奶子打着奶炮,但是好像是有点懊悔自己每次都这么迟钝,手也不自觉的变成爪子样左右手抓着乳房的两侧,八根手指头却深深地陷进了乳肉里面。

    蠢林使劲的用那两团白哲松软的肉团上下的挤压揉搓自己的肉棒。筱莹眉头一皱,用手推开嘉豪说:「蠢林,你先松开,我是让你帮我按摩,你这样抓着她们,我奶子都要被你挤出奶水了,我可不要每次上街都要漏奶。来,我教你。」
    筱莹一手握住蠢林的肉棒揉搓,一手用两个手指头夹住自己粉红色的乳头,把自己的乳房拉到差不多有十厘米高之后,说:「来,用你最大的力气扇。啊~」
    蠢林这时候又不蠢了,还没等筱莹回过神来,自己又夹着筱莹另一个乳头,使劲拉长,直到筱莹身体都要被拉起来后,另一只手又是狠狠的一拳。打的筱莹又是一阵失神,全身摊在胖子身上仍由他们四个人蹂躏自己。

    嘉豪知道要等筱莹回神过来怕是还要一段时间,就两手握住筱莹的脖子,对准鸡巴就是狠狠捅下去,像是用飞机杯一样,关键是这飞机杯还能看到自己的鸡巴形状不停地浮现又消失,还自动渗出液体润滑,底下还有迷人的小鼻子给自己的睾丸按摩,人间天堂啊。
     
    车厢外面,路过的众人看到车不停的震动一开始还以为是车震,但是这种震动又不一样,仔细观察还有四种,但路人哪有心思观察这种小货车,多半是几个小孩在里面胡闹吧。
     
    而车厢里面,从外围只能看到一只幼嫩的小脚从一堆裸体大汉里面伸出来抖动,另外看不到的那只正在一个丑陋的胖子嘴里被牙齿撕咬,奇怪的是这娇嫩的皮肤特别有韧性,不管怎么咬最多是出现红彤彤的印子,偶尔隐约有点小血丝。
    而筱莹的双手一直帮着蠢林打手枪,让他能空出手来好好用拳头和爪子帮自己的奶子好好「按摩」,另外一只手则撑着座位让自己更容易扭动水蛇腰配合小穴那两根肉棒可以顺利的冲击自己的子宫口,要是射精的瞬间能喷到子宫里面就完美了呢,筱莹这样想。菊花就任由那个死胖子怎么搞了吧,居然还特意入了珠,不管怎么动都已经把直肠真的给搞直了吧,筱莹看似无奈的自己安慰自己,但潜意识还是很享受胖子这种放肆的玩弄自己,因为这种被玩坏的感觉是筱莹最享受的。如果喉咙不适被嘉豪捅的几乎连呼吸都不能的话,筱莹可能还要面带感激的给胖子舌吻。
     
    从上车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分钟,筱莹的小穴周围已经满是泡沫,「噗嗤噗嗤」的伴随脏虎和古离的抽动被拉进小穴又被制造更多的挤出来,甚至阴道壁都已经被肉棒抽离的带出来,还顺带着挥洒出一些不知道属于谁的体液,四个人的下面逐渐汇成一滩水涡。

    筱莹感觉全身的敏感带都被激发了出来,不管是被扇的到处乱飞的奶子,还是被顶到深处的肠子都传来一波波的快感,但是冥冥中想起云杰还在家等着直播呢,不免的小穴一紧,居然把底下最上面的古离给夹得高潮了。
    
    古离低吼一声仿佛打开了天堂的大门,脏虎也随之放松了精关,使劲喷洒自己的精华,其他人都承受不住这个淫妇带来的愉悦,纷纷发出各式各样的呻吟声交出自己的精华。

    而筱莹感受到子宫传来一阵阵的滚烫之后,再一次高潮到翻白眼,口水也止不住的蔓延到脸颊,嘴里隐约传出些许字句:「啊~这群牲畜~美死了~ 」     
    过了将近一分钟后,率先醒过来的还是筱莹,两条腿塞到脏虎和古离的嘴里不停搅动:「醒啦,醒啦。」

    两个人回过神来之后,闻到筱莹脚上传来的独特肉香,又止不住的握住脚踝使劲舔弄啃咬。筱莹被他们弄得没好气的说:「你们还没玩够吗,我小穴还酸着呢,赶紧把直播弄好,我老公要是急坏了,我就弄死你们呦!」

    脏虎还在用自己的脸使劲蹭着筱莹的脚掌:「急坏了就坏了,我娶你,让你每天都舒舒服服。」可是下一刻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大力撞到车身,定睛一看,自己的眼珠已经被筱莹的食指顶着,就差那么一毫米。

    「听着,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怎么理解我的心情,以后再让我听到任何伤害到我老公的字眼或者我知道你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你,死定了。」筱莹阴冷的声音让脏虎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在开玩笑的,如果下一秒不认错,可能真的会被她挖出眼睛。

    脏虎想不明白前一刻还是被人随意操的婊子,后一秒就成为了杀手一样的人,
脏虎这个黑帮头目隐约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确实带着几条人命。

    脏虎几乎一瞬间就颤抖着从嘴里逼出几个字:「我我我,我错了,我,一定不会做什么的。谁敢动姐夫,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转眼间,筱莹已经恢复到笑眯眯的原样,站着一边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说:「蠢林,你也太狠了吧,我们都没出发你就把我奶子打的这么多淤青,你们三个!过来帮我揉揉!」

    见识到刚才那一幕之后,蠢林忙不叠的几乎是闪现一样站到筱莹的后面,古鹰两兄弟则坐到筱莹的两侧,三个人细致的轻轻揉捏那些淤青的地方。

    筱莹眉头一皱:「刚才你们玩我的气势呢!不会这么快就没了吧,使劲揉,不然怎么消淤血啊!」

    筱莹双手覆盖住他们的手然后使劲按,三个人的手居然感觉有点痛,蠢林出奇的反应其他两个人一大截。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会用力的。」

    筱莹这才松开手,左右摊开放在古鹰古离的脖颈。

    「小虎子,你和死胖子过来帮我揉揉下面嘛,酸死了,你们太不心疼老师了。
嘉豪,愣着干嘛啊,还不弄直播,我老公急了我就饶不了你~」

    脏虎和胖虎倒是挺上道,把筱莹的腿拉开170度放在古鹰古离腿上,两个人分别用三根手指头使劲插在小穴和菊花里面搅动,「噗嗤噗嗤」声又在提醒众人这个小穴里面还有几十亿的精子在到处寻找卵子。
     
    嘉豪摆弄了几个开关之后,屏幕终于出现了筱莹心爱的云杰,看到云杰挤在一堆的眉头,和已经拆封的纸巾,知道云杰已经担忧多时了,连忙开口: 「云杰,我可以看到你了耶,你看到我了吗,他们掐的我的咪咪好痛啊,小穴和菊花也被他们捅的关不上了呢,都怪刚才机器不行,我让他们更卖力的玩我给你看好不好,你消消气嘛~」


                           (可能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3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