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站视频均为在线播放,并支持手机播放!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sks4.com 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字数:19615



      第八章 母狗奴隶(十)

      --耻悦滚滚的正餐-- 八月十一日 星期四


  「今天的海鲜类菜品是普罗旺斯鱼汤和鹅肝酱煎鲜贝。」高举餐盘走进来的姚卓江见冯可依竟然全裸了,脸上浮起惊愕的表情,好悬没把鱼汤溢出来。
  「很香啊!」鞠启杰嗅了嗅浓香扑鼻的鱼汤,随后注意到姚卓江呆望着冯可依,连码菜都忘了,便轻笑一声,说道:「咦!老姚,怎么这副表情啊?哦……吃了一惊是吧?」

  「没……没有,哦……是有那么一点。」姚卓江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结结巴巴地说着,连忙把鱼品摆上餐桌。

  「呵呵……还是吃了一惊吧!可以理解,这个女人看起来高贵冷艳、风姿绰约,其实却是一个暴露狂,是个被虐辱才会感到愉悦的变态。明明还爱着老公,非要做我的女人,我不喜欢不专一的女人,于是就暂且收她做我的奴隶,准备看看她的表现再做决定。」鞠启杰语气淡漠地说着,仿佛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似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真没想到,这么有气质的女人竟然是个奴隶……」
  姚卓江感慨地发出一声叹息,轻蔑地瞧了冯可依一眼后,便举着托盘离开了。
  「可依,听我这样介绍,兴奋了吧!呵呵……想必达成了在人前全裸就餐的心愿,你的蜜穴早就湿透了吧!不能只请上面的小嘴尝尽美食而冷落了下面啊!
  把这两个请它们吃吧!「鞠启杰从放在脚下的手提包里取出两个大小不一的串珠形电动假阳具,轻轻地放在餐桌上。

  「啊啊……不要啊!启杰先生,饶了我吧……」

  面对冯可依的哀求,鞠启杰沉默无语,只是用不容拒绝的目光扫过去。
  「啊啊……不……不要啊……」声音越来越低,眸中闪着复杂的光芒瞧瞧桌子上的淫具,再用噙满泪水的眼睛凝视着鞠启杰,冯可依做着最后的努力。
  「可依,其实你也想吧!就暂且放下羞耻心吧!不过,最令我动心的还是你浑然天成、毫不造作的羞涩表情。到我这儿来,给你插进去!」锐利的眼神似要把冯可依潮红的脸颊刺穿,鞠启杰挥挥手,招呼她过来。

  「是……」冯可依扭扭捏捏地站起来,来到鞠启杰身边。

  「朝向我,把屁股撅起来!」鞠启杰拾起略小的一根串珠形电动假阳具,向冯可依说道。

  「是……」冯可依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老老实实地把身体转过去,向鞠启杰撅起臀部。

  「啊啊……啊啊……」雪白的脖颈向上仰去,,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凉冰冰的电动假阳具顶在火热的阴道口上,依次增大的圆珠摩擦着紧凑的腔壁,徐徐地往里面侵入,柔滑的嫩肉翻卷着,泛出粼粼水光,发出淫猥的声音,吞没掉一个个串珠。

  串珠形电动假阳具插到底后,鞠启杰晃动着手腕,一边幅度不大地抽插,一边来回旋转着手柄,玩弄着冯可依。

  「啊啊……啊啊……不要转啦!啊啊……好刺激……」

  就当淫荡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地从冯可依闭不上的嘴巴里喷涌而出时,鞠启杰用力攥住电动假阳具,猛地拔了出来。只听「噗哧」一声,爱液泛滥的阴户里响起一道淫靡至极的声音,沾满了爱液的电动假阳具又湿又亮,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哼哼……都已经这么湿了,看来用不上润滑油了。」鞠启杰把濡湿的电动假阳具抵在红艳的肛门上,一个个串珠不费吹灰之力便推开括约肌的排斥,陷进小小的肉洞里,摩擦着比阴道要紧凑得多的腔壁,深入了进去。

  「啊啊……啊啊……别碰那里……」冯可依紧蹙眉头,俏丽的脸上浮起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纤细的腰肢微微颤抖着,除了手柄上的银色细链,串珠形电动假阳具全部陷没在窄小深幽的肛门里。

  丝毫没有耽搁时间,鞠启杰马上拿起桌子上大号的串珠形电动假阳具,将直径超过五厘米的圆珠一个接一个地插进濡湿滑溜的阴户里。

  「啊啊……啊啊……太深了,啊啊……」圆珠似乎都要塞进子宫口里了,冯可依不断发出急促的娇喘声,整个电动假阳具都消失不见了,只在欲要撑裂的阴道口上留下一个连接手柄的圆环。

  「啊啊……啊啊……」呻吟声显得越发火热炽情,从来没有吞噬过整根电动假阳具的冯可依感到一种被过分欺凌的屈辱和羞恼,可这种凄惨的受虐行为又是她无法抗拒的,而且虐辱她的还是她深深迷恋的主人——鞠启杰,顿时,冯可依完全兴奋起来了,被带进了黑色的快感地狱。

  「可依,菜要凉了,快点吃吧!」鞠启杰瞧瞧他的杰作,得意地笑了,拍拍冯可依手感极佳的圆臀,示意她坐回去继续用餐。

  「啊啊……啊啊……是……」发出嘤嘤糜声应承了下,冯可依缓缓地直起身体,迈动不自然的脚步,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鞠启杰微笑地瞧着全身赤裸,并且阴户和肛门里各插着一根串珠形电动假阳具的冯可依,眼里竟泛起温柔的光芒,一边聊着感兴趣的有关深海潜水的话题,一边绅士地为冯可依夹菜。而冯可依却有些苦不堪言,由于坐在椅子上,两根电动假阳具更深地抵在牝兽的淫蕊,哪怕拼命忍耐,淫欲的火焰依然在熊熊燃烧,就如神游虚空,鞠启杰说了些什么,美味的法式大餐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在六星级酒店顶层景色优美的的法式餐馆里,没有遮挡容颜的冯可依做出了与月光俱乐部一样暴露身体、被男人玩弄的行为,可是,月光俱乐部是隐秘的地下色情俱乐部,来那里玩乐的人都是抱着色情的目的,而这里是公众场合,冯可依有种在朗朗乾坤里暴露罪恶的感觉,深深地感到自己的不堪,感到比任何时候都要羞耻,与之相应的,受虐快感也越发强烈,躁动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
  「这是牛柳铁网烧,香兰子口味,请您慢用。」姚卓江把最后的主菜送了过来。

  「啊啊……啊啊……」阴户里的电动假阳具忽然震动起来,猝不及防下,冯可依不由呻吟出来,连忙紧紧地合上腿,可是,冲天而起的快感根本无法忍耐,就如担心的那样,敏感的身体成了鞠启杰的玩具,在遥控器的操纵下摇摇欲坠。
  「啊啊……」深深地垂下头,躲开姚卓江火辣辣的视线,冯可依不想在外人面前出丑,事与愿违的是,紧闭的嘴唇还是颤抖着打开,哼出刻意压低的呻吟。
  烤肉的香味从眼前的碟子里袅袅而上,扑进鼻子里,如果是平时肯定会食欲大动,现在,冯可依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阴户里时强时弱、震动不止的电动假阳具上,正竭尽全力地抗衡着强烈的快感,持着刀叉的手不住颤动,发出一阵清脆的敲击碟子声。

  幸好那根没一起震动,要是那样,我就惨了……似乎是走了霉运,冯可依刚想到这儿,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突然震动起来,而且一开始就是最强的频率,顿时,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的快感一下子冒了出来。

  「啊啊……啊啊……不要……启……启杰先生……」冯可依感到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连忙娇喘着向鞠启杰求道,就在这时,淫具忽然停了下来,被搞得半上不下的身体升起一股空虚不耐的感觉。

  「可依,这个周末准备怎么过呢?不打算回西京看心爱的老公吗?」鞠启杰一边微笑地问道,一边开启了电动假阳具,只是没有那么强烈,都处在最低频率的档位。

  「啊啊……是……是的,啊啊……啊啊……明天就回去。」听鞠启杰提起寇盾,心中腾起一股噬心的罪恶感,同时,又非常兴奋,在两个肉洞的串珠一起震动的快感下,冯可依都说不出完整的话了,断断续续地应承着。

  鞠启杰牵起冯可依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嘴里却说道:「正好我有事不在国内,可依,这几天一定要好好地补偿你老公,充满激情地和他做爱,让他知道你对他的爱。」

  「啊啊……啊啊……是……」背叛老公的罪魁祸首要自己发自内心地去爱已经背叛了的寇盾,而且还要好好补偿,充满激情地做爱,冯可依心想这是彻底的背叛、打算从根本上夺走一切啊!可是,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走的冯可依只能听从命令,对鞠启杰如此作践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一阵恨得牙痒痒的恨意。
  不过这种恨倒不是痛恨,有些类似情侣间嬉皮打闹的嗔怨,冯可依脸一红,没有缩回被鞠启杰爱抚的手,想道,启杰先生吃醋了,正因为我爱寇盾,所以才拼命地玩弄我、凌辱我,就像小孩子的报复心理,他啊!其实不像那天说的那么无情,不是不需要爱,也不是不想要我,只是不满意我不爱他,咯咯……他在吃醋……

  对鞠启杰层出不穷的凌辱花样和残酷严苛的调教手段,冯可依有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那种似要眩晕过去的兴奋已经深深地刻在骨头里,令她迷醉,无法放弃,如果,在里面加上爱就更好了,就不像现在这般心生抗拒,而是满心欢喜了。有时,冯可依幻想在遇见寇盾之前结识鞠启杰,那将是一番怎样的结局呢!可能比嫁给寇盾要更加「性福」吧!

  诚然,鞠启杰是凌辱自己的男人,但他和张维纯完全不同。从张维纯充满兽欲的色眼里,冯可依只感到赤裸裸的占有和玩弄,可鞠启杰就不一样了,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不过,做为评估师的冯可依的感知比其他女人更敏锐一些,能感觉得到鞠启杰对她有爱,眼眸里总是不易察觉地飘散着一丝欣赏。

  不只是自我麻醉,还是心有所感,冯可依认可了这种扭曲的爱,对鞠启杰用他独特的方式追求自己感到一阵心花怒放的欣喜。

  「可依,酒意正酣不如助助兴,你把向老师卖淫的事讲给我听好吗?」在姚卓江收拾烤肉餐碟的时候,鞠启杰抿了一口酒,向冯可依说道。

  「现……现在吗?」冯可依瞥了一眼故意放慢速度的姚卓江,为难地说道。
  「当然喽!不好意思让老姚听吗?哼哼……你是一个变态的暴露狂、持有受虐癖的女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就不要做些掩耳盗铃的事了。赤裸着身子在这里用餐很羞耻吧!同时也很兴奋、感到了受虐快感不是吗?就像你含羞带辱地向自己的恩师卖淫,那时的你简直骚浪得无法形容。」鞠启杰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用刻薄的语言羞辱着冯可依。

  「啊啊……啊啊……请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啊啊……启杰先生,饶了我吧!你要是想听,我……啊啊……我们换个地方,我讲给你一个人听好吗?」变得火热的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着,冯可依臊得满脸通红,宛如一帘秋水的剪水双眸荡漾着哀求的粼波,羞答答地望过去。

  鞠启杰不为所动,铁石心肠地说道:「为什么不在这里说,羞于见人吗?明明是个被自己的恩师用红烛在蜜穴上滴蜡,便起了强烈的受虐反应,一边不知羞耻地潮吹,一边淫荡地泄身的变态母狗……

  「啊啊……我……我……」冯可依无言以对,想起了那天向老师卖淫、被老师淫辱时,由于知道鞠启杰正通过安装在房间里的摄像头窥探,结果在巨大的兴奋下湿得一塌糊涂,感官比平时敏感了许多,果真如他所说的,潮吹了一次又一次,泄了无数次身子。

  「被尊敬的恩师玩弄肛门特别刺激吧,只是插进了一根手指,便尖叫着潮吹了,那么强烈的痴狂模样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可依,我没有夸张吧?」鞠启杰举起酒杯,向冯可依举去。

  虽说被姚卓江看到了赤裸的身体,在他面前做一些丢脸的事情已经有承受力了,可是让他听到自己亲口承认曾经向老师卖淫的丑事,而且表现还非常淫荡,冯可依羞耻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双手捂面、奔逃而去,怎么也张不开口。

  「啊啊……啊啊……是……是的。」见慢吞吞的姚卓江终于收拾好碟盘,托着餐盘下去了,冯可依松了一口气,与鞠启杰轻碰了一下酒杯,用力一仰脖,把杯中的三分之一酒液一口喝光,然后借助晕陶陶的酒意,低声说道。

  「过了有几天了,可依,是不是记不清楚了,让我帮你回忆一番那时的情景吧!」鞠启杰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台十寸的苹果平板电脑,放在餐桌上,然后找到DVD视频文件,轻触一下,冯可依被肖教授淫辱的影像便发出很大的声音,在两面是玻璃砖隔断、没有设门扉的半封闭房间里播放出来。

  呀啊……在这种地方,放这么下流的录像,我不想看啊……冯可依痛苦得连连摇头,耳朵里不断被灌进下流的声音。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老师, 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啊啊……啊啊……可依是个淫荡的坏女孩,啊啊……」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饶了我吧……」

  「餐后甜点是蜜饯果品,请慢用。」似乎是不想错过如此刺激的淫戏,姚卓江以飞快的速度赶回来,把盛满了糖浆水果的瓷碗放在餐桌上。

  「哦……品相不错,看起来色香肉嫩,可依,你来尝尝,这里的蜜饯很有名气。」鞠启杰拿起叉子,穿了一块红桃蜜饯,亲密地向冯可依的嘴巴喂去。
  「是……」冯可依向前倾身,乖巧地张开嘴巴。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屁股要开花了,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

  「啊啊……老师,好痛!啊啊……啊啊……可依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冯可依默默地嚼着鞠启杰喂给她的桃肉,心里蛮不是滋味,明明做着情人间亲昵的行为,可眼前的平板电脑却播放着她被恩师凌辱的影像。听着平板电脑里传出自己越来越兴奋的呻吟声,冯可依不禁生出一种错乱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三天前,正在1125室经受老师的蹂躏。

  平板电脑正在播放冯可依一边被肖教授掌掴臀部,一边淫荡地扭动腰臀、为他口交的画面,姚卓江深深地看了一眼冯可依沉浸在受虐快感里的痴态,依依不舍地端起托盘,走了出去。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老师,啊啊……啊啊……可依,啊啊……泄了……」
  冯可依目送姚卓江离开,待人影消失不见后,朦胧的眼波荡出圈圈妩媚的波纹,瞧向含笑不语的鞠启杰。也用叉子穿起一块水果,向鞠启杰的嘴巴送去,冯可依用会说话的眼睛含羞表达着难以启齿的意愿,同时,坐在椅子上的臀部不耐地扭动着,无法抑制的受虐快感汹涌腾起,冲击着火热躁动的身体,好想现在就和他一起离开,去开个房间,来一场欢快淋漓的性爱。

  「可依,吃好了吗?」鞠启杰张开嘴,先舔了一下冯可依白嫩柔滑的手指,再把果肉含在嘴里,脸上挂着坏笑,慢慢地咀嚼起来。

  「是的,启杰先生,谢谢您的款待,我很荣幸。」冯可依羞红了脸,心中一荡,有些期待地想道,这就要离开了吧!接下来,他打算带我去哪呢?是直接在这里开房吗……

  「既然这样,我先回去了,还得准备明天出国的行李。可依,拜拜!」鞠启杰就像突然想起有什么急事等着他去处理似的,向冯可依抛过一句,便拎起手提包,急匆匆地走了。

  咦!这就走了!启杰先生好怪啊!不打算和我做爱吗……冯可依吃惊地瞧着鞠启杰的背影,呆呆地张大了嘴。被挑逗起来的好似发狂那般激昂的淫欲在熊熊燃烧着,一刻也不能等待,想要投入到男人有力的臂弯中,被狠狠凌辱,粗暴地侵犯,可是,鞠启杰却离开了。这令冯可依的心空荡荡的,充满了失落,渴望被严苛调教的身体不耐地扭动着,忐忑不安地猜测着鞠启杰的用意。

  目不转睛地瞧着门口,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冯可依度日如年地等待鞠启杰回来,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很快,他就会回来,带自己走的。时间静静地流逝着,冯可依没有等到鞠启杰回来,却听到隔壁的房间里响起嘈杂的声音,不由有是羞耻又是惊恐,凄苦地想道,启杰先生不会回来了,竟然狠心地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我没有穿衣服啊!这让我怎么回去啊……

  就在冯可依急得团团转、委屈得要哭的时候,伺酒师马昊池走了进来,色迷迷的眼睛不住打量着她高耸的乳峰,微一躬身,表情猥琐地说道:「冯女士,对本店还算满意吗?」

  「满……满意,这里的菜肴非常美味,服务也很……也很到位,麻烦把寄存的衣服给我,我要回去了。」冯可依被看得脸上直发烧,连忙捂住胸部,挡住火辣辣的视线,羞耻地说道。

  「好的,稍等。」

  不一会儿,马昊池便回来了,手里只有胸罩、丁字裤、长筒丝袜和吊袜带,并没有拿来冯可依的荷叶裙、吊带小背心还有雪纺衫。

  接过了内衣,冯可依见马昊池还不出去,眉头不由蹙了起来,故意咳嗽了一声。可是,马昊池还是纹丝不动,仍在直勾勾地望着自己,冯可依气恼地想道,这人怎么回事?一点眼色都没有,快出去啊……

  无奈之下,冯可依只好说道:「麻烦你出去好吗?我要换衣服了,对了,怎么不把外衣一起拿来?」

  「现在还不行。」马昊池把手向前一伸,做出阻拦冯可依穿衣的动作,然后眼中闪烁着淫秽的光芒,轻浮地说道:「鞠先生临走时特意委托我,要你把存在身体里的玩具和外衣交换,才可以穿上内衣。」

  呀啊……不要啊……启杰先生,你这么狠心地走了,还不忘羞辱可依吗……
  冯可依愕然地看向马昊池,见他的表情不似作假,便在心头幽怨地想着,然后,羞耻地央求道:「可不可以请你转过去。」

  「实在抱歉,冯女士,恐怕令你失望了,鞠先生一再强调,要我亲手帮你取出来。」马昊池鞠了一躬,随后下巴微微仰起,脸上浮起与话语大相径庭的傲慢神色,完全不像个为客人服务的伺酒师。

  「怎么会这样……」冯可依喃喃自语着,心里在想,启杰先生,你让他做这事,可依会很羞耻的啊……

  「啊啊……啊啊……」瞧着马昊池的嘴角慢慢上勾,向她递过一个饱含嘲讽的冷笑,冯可依不由自主地呻吟了出来,感到一种以下犯上的耻辱,同时,被羞辱、被凌虐的感觉一下子转变成无法抑制的兴奋感,一阵怪异的快感宛如辐射的波纹,从身体里面漫射出来,覆盖上每寸肌肤。

  啊啊……心跳得好快,我兴奋起来了,难道我想被这个认识寇盾的男人玩弄吗?不……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听从启杰先生的命令罢了……冯可依自欺欺人地想着,心房像要坏掉那样剧烈地跳动着,酥痒难耐的阴户不规则地收缩起来,溢出了一股股淫荡的爱液。

  「冯女士,麻烦你站起来,然后抬起腿,那只都行,踩在椅子上,好方便我为你服务。」

  瞧着马昊池伸过来的手,冯可依仿佛被蛊惑了似的,慢慢地把手搭在他的手上,站了起来。脸上阴晴不定,时红时白,眸中荡出矛盾的光芒,冯可依瞧向近在咫尺的椅子,正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尊贵的客人,请把手放在我的肩头,这样就不会失去平衡了。」马昊池蹲下身子,已经摆好了姿势,单膝着地半跪着,充斥着兽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冯可依夹得紧紧的股间。

  「啊啊……是……」喘息声越来越粗重,冯可依鬼使神差地唤出了臣服的话语,修长美白的手颤抖着放在马昊池肩上,然后缓慢地抬起右脚,踏在椅子上。
  「哦……这是什么?真美啊!多么像一件艺术品啊!」在眼前慢慢展现开的股间,露出一个粉嫩玉润、仿佛美玉雕琢而成的阴户,马昊池不由干咽着唾沫,发出由衷的感叹。

  「啊啊……啊啊……不要看……」嘴里纤弱地吐着甜腻的声音,心房跳动得似乎要裂开了,冯可依感到一阵巨大的兴奋,美妙而刺激的暴露快感犹如海浪一样不断冲击着敏感的身体,羞耻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冯女士,我要开始了。」马昊池轻轻翻开一瓣薄薄粉亮的阴唇,露出濡湿的肉缝,在波光粼粼的肉缝中间,一个银色的圆环沾满了爱液,闪闪发光,紧挨着娇小深幽的肉洞垂悬下来。马昊池把右手的食指穿进电动假阳具手柄的银环,一边慢慢地向外拉,捏着阴唇的左手则不断蠕动着手指,上上下下地抚摸着,不时在翘立起来的阴蒂上挠几下。

  「啊啊……啊啊……别……别碰那里,啊啊……」抚在马昊池肩上的手一下子抓紧了,冯可依紧蹙眉头,樱唇半张,发出连绵不断的呻吟声。

  越是不让碰,反倒碰得更厉害了,马昊池干脆放下阴唇,将变硬的阴蒂拈在指腹之间,时而轻柔,时而粗暴地搓捻起来,而他的右手一会儿左旋,一会儿右拧,不断旋转着拉出电动假阳具的手柄。巨大的串珠摩擦着团团裹紧的嫩肉,在马昊池的刻意控制下,节节升高地挑逗着冯可依的淫欲,徐徐向外滑去。当第一个串珠被拉出时,紧凑的阴道口一张一收,发出「噗」的一声仿佛漏气的声音。
  「啊啊……啊啊……拜托你,啊啊……不要让我那么难堪好吗……」听着那耻辱的声音,冯可依羞耻得都要晕死过去了,情不自禁地发出哭音,向马昊池央求着。

  「冯女士,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我想都会想尽办法令你难堪的……」马昊池揶揄了冯可依一番,开始拉扯第二个串珠出来,更加卖力地制造这种令冯可依屈辱难堪而令他兴奋莫名的淫声。

  「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也许是太羞耻也太兴奋了,身体像打哆嗦一样颤动起来,冯可依羞耻至极地闭上了眼睛,在伺酒师的面前到达了一次小高潮。

  痉挛的身体慢慢平静了下来,沉浸在高潮余韵里的冯可依缓缓睁开双眼,发现电动假阳具已经从阴户里取出来了,被马昊池攥在手里,上面尽是自己湿漉漉的爱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啊啊……好羞耻啊!我竟然被他弄泄了身子……冯可依咬着嘴唇,恨恨地想道,刚刚到过一次高潮的身体因强烈的羞耻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又浮出令她心潮澎湃的受虐快感。似乎不想再受辱了,哪怕那种感觉令她迷醉,冯可依一把推开马昊池,把踏在椅子上的脚收回来,踉跄着在地上站好,冷声说道:「现在我可以穿衣服了吧?」

  「冯女士,恐怕还是不行,因为鞠先生说是两根淫具,难道你忘了肛门里的把根吗?看来我得继续服务,帮你把肛门里的取出来啊!」马昊池有些狼狈地站起来,先是自嘲地笑笑,然后耸了耸肩,蛮不在乎地瞧着冯可依那张冷若冰霜的俏脸。

  鞠启杰的命令是无法拒绝的,冯可依清楚地知道必须要马昊池把两根电动假阳具全部取出来,自己才可以去穿衣服。当马昊池强调似的,加重语气,连续说了两遍肛门后,冯可依感觉天地一阵旋转,被认识老公的马昊池如此毫不留情地指摘排泄的器官,一瞬间,女人的尊严和贞操感统统被撕得粉碎。

  再也维持不住清冷的表情了,冯可依苦涩地笑笑,羞耻地低下了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急促的喘息下不住摇晃的两座E罩杯巨乳,然后是平坦的小腹、湿漉漉的阴户,接着是光滑如玉的双腿、涂着性感红指甲油的纤足,冯可依静静地望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心中却在波澜起伏,掀起了滔天巨浪。

  其实我蛮期待这个认识寇盾的男人玩弄我的,只是放不下所谓的廉耻心,既然启杰先生不顾我的死活先走了,留下这个男人玩弄我,那我就放纵一次好啦!
  对不起,启杰先生,我是你乖巧的母狗奴隶,当然要听主人的命令了……冯可依一边顾影自怜地想着,一边在脑海里幻想起自己被马昊池从肛门里取出串珠形电动假阳具,被他投以轻蔑的耻笑的样子,不由兴奋得连连发抖。

  「啊啊……啊啊……对不起,我忘了,既然你这么喜欢为我服务,那就到这里来吧!」冯可依抬起头,噙满眼泪的眼眸嫣然一笑后,在充满春情的潮红脸颊上留下两道蜿蜒的泪痕,越过目瞪口呆的马昊池,向窗台走去。

  惊愕地瞧着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似的冯可依,那张浮出愉悦表情的绝美脸蛋,荡出妩媚柔光的明艳眼眸,都令马昊池吃惊不已。不明所以的眼神跟着冯可依飘忽的背影移动,马昊池猛然间瞪大了双眼,无法置信地看到这个宛如天上仙子的绝世美女竟然站在鸟瞰美妙夜景的落地窗前,先把修长笔直的双腿劈开,再两手扶着窗台,慢慢地弯下腰,向他高高地撅起臀部。

  「啊啊……啊啊……刚才对不起了,忘了还有一根淫……淫具,请你……啊啊……啊啊……请你把我肛门里的……啊啊……啊啊……淫……淫具,取出来!啊啊……啊啊……」冯可依回眸一笑,窗外浩瀚的星空似乎都黯然了许多,随后扭过头去,用抖颤的声音说道。

  心神完全被冯可依风情万种的风姿迷住了,被泪水打湿有些红肿的美眸、沉沦在受虐快感下的耻悦表情,喷涌而出的妖艳媚态……这一切都深深吸引着算是久经风月的马昊池,像是牵线木偶一般,摇摇晃晃地走过去,跪在微微扭动的浑圆美臀前。

  「啊啊……拜托你,啊啊……啊啊……取出肛门里的……啊啊……啊啊……淫具吧!啊啊……」灼热的呼吸有力地喷打在肛门上,冯可依身体一震,想起了在月光俱乐部的舞台上,被不计其数的客人们胡乱吹气、狂饮爱液的情景,心扉不由荡漾了起来,一边扭动着腰臀,诱惑马昊池快点行动,一边发出腻嗲的声音央求着。

  马昊池用力捏住从光鲜清洁的肛门里露出的一截银链,急促地喘着粗气,向外拉去,另一只手放在圆鼓鼓、肉乎乎的臀部上,兴奋地乱摸起来。

  「啊啊……啊啊……」不知是不介意马昊池摸她,还是强烈的快感使她没有意识到,每当拉出一个串珠,窄小的肛门便剧烈收缩一番,促使冯可依发出串串含糊不清的鼻哼和一阵淫荡的欢声。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启杰先生……对不起,我……啊啊……你的可依不知羞耻地泄了……」当最后一个串珠被疯狂舔她臀部的马昊池从肛门里猛然拔出时,冯可依顾不上与其他的客人只隔一个玻璃砖隔断,也不管会不会被人听到,发出一阵悠长尖锐的呻吟声,在伺酒师面前到达了一次真正的高潮,坠进堕落的快感地狱中。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